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你好哇田小野

※请勿上升真人

※现实向,田野中心粮食

※意识流系列,毫无逻辑可言QAQ


-1

他难得起了个大早,隔壁床的小孩儿抱着枕头半个身子悬在空中,咬着被角嘴里咕噜咕噜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睡得不是很安稳。他有些好笑,举起手机悄悄录下一段小视屏发在朋友圈里,摸摸胸口,大概是受到了良心的感召溜出房间之前他帮小孩儿摆正了身子不至于翻个身掉下床,才拎起早就放在床边的小背包轻手轻脚地摸出门。

关上门的瞬间他长舒了一口气,早上八点的基地空荡荡的,也很安静,没有人。他走下楼,把包扔在自己位置面前的架子上,电脑屏幕前桌面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他想了想,最后在身边的位置接了一杯水,跑到门口青训队训练的地方开了台电脑,鼠标在英雄联盟的图标上转了个圈,最后划到旁边的浏览器上,双击。

“哟,野神起这么早。”

田野回头,赵志铭顶着一脑袋鸡窝裹着空调毯站在自己身后。他打了个哈欠没骨头似的歪在田野坐着的椅背上,眯着眼睛凑近屏幕看,田野瞥了一眼赵志铭几乎埋进屏幕里的脑袋,揪着他的后领往后拉。

“挡到我看剧了。”

“嘿你很嚣张,仗着……”

赵志铭的话说到一半被吞进了肚子,田野奇怪的抬头,他脸上带着点儿纠结,皱成一团。他看见赵志铭半晌后又舒展开的笑容,抬起手臂一巴掌拍到自己的后背,手指攀上后颈用力捏了两下。

“我拍你脑袋你会不会扇我。”

田野一副看妖怪的眼神,脸上写着“试试?”两个大字。

赵志铭撇撇嘴,扯过旁边的椅子坐下。

 

快中午的时候青训和正选才悠悠醒来,正值休赛期也没有平日里正经模样,一个一个没睡醒的样子一边挠肚子一边下楼,而赵志铭和田野两个家伙凑在同一个屏幕前看电视剧已经好一会儿了。

青训的小孩儿跑到田野身后要电脑,田野终究是大前辈,那可怜兮兮半兴奋半委屈的小眼神逗得赵志铭哈哈大笑。田野佯装锤了赵志铭一拳,倒是起身让开了位置,折回训练室里自己原本的位置从架子上去了包,甩到肩上,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到楼上找球鞋,换下来的拖鞋给了赵志铭,最后跑到基地门口撑着早就放在前台的行李箱蹦了两蹦。

赵志铭靠在墙上咂咂嘴:“小孩子。”他评价。

田野回身比了个手势,回身低着头使用手机叫出租车。

“就跑了?”

“跑了跑了,不跑等你们在敲我一顿?”

“滚滚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仅不痛他还活蹦乱跳。”

田野和赵志铭相视一笑。

赵志铭本来想陪着田野,但前脚刚准备出去后脚就被队里的小孩子唯唯诺诺地叫住,田野说你现在都是教练了管儿子去吧自己可以,赵志铭拗不过,只能作罢。

 

他拉着行李箱走出了EDG的大楼,对面是一栋办公楼,外面围了一圈喷水池,然后是一圈绿化带。现在还是工作时间自然没有什么行人,田野这才鼓着胆子跨过绿化带踩到喷水池的边缘上,站在高出一圈的大理石上仰头看着这座几乎付诸自己全部青春的地方,天气正好,阳光灿烂,云彩泛着温暖的金色光彩,一片一片洒在EDG的LOGO上。田野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机拍了一张,这才跳回到地上,一步、一步,坚定地向前走着。

当天下午EDG俱乐部官博发布了一条公告:

——EDG俱乐部LOL分部辅助选手EDG、Meiko(田野)宣布退役。

 

-2

许多年后田野老了,他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一点一滴,举着笔在地图上踟蹰着。从家里出来,他在云南的位置打了个圈儿,去了北京,北京的位置落上一个红色的标记,然后被推荐去的EDG,最后笔尖在上海的地方打了个转儿。几个红点连起来几乎横跨大半个中国版图。

呦,很厉害。田野自夸道。

都说人上了年纪喜欢回忆过去,田野也不例外,一把藤椅往门口一支,几个小辈围坐身旁,他咽了口唾沫,慢慢地开口。

 

他还记得第一次到EDG报道的事儿。

那是一个冬日,受到EDG实训通知的田野几乎是转天就给了答复,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搭上了飞往上海的航班。他裹着厚重的羽绒服站在浦东机场偌大的大厅里,就算室内开着空调他还是觉得凉飕飕地,鼻子被冻得通红。

“那时候还小,害羞,一个人去上海可害怕了。”

嘴巴说的有些干,他抿了口茶水,现在不如小年轻时那会儿脸皮薄,揭起自己的短处也是毫不留情面。

EDG派来接田野的是青训队的翻译,叫李哲。田野半张脸埋在羽绒服竖起的衣领里,呼出的热气全部扑在脸上,布料潮乎乎地黏在脸上,有些烦。他举着手机听李哲那头描述自己身边的环境,语调平缓,周围的环境又太嘈杂,难免有些不耐烦。

“我在……”

“你在哪儿啊在哪儿?我就在这里。”

“我说我在……”

“在哪儿?我在这里,快过来啊!”

电话那头的李哲告诉自己对方只是个毛头小子没必要动气这才忍住了挂电话的念头。

“折腾了好久,我和小铁才回基地……哦,那会儿还在公寓楼里头。”

田野的行李箱被李哲接了过去,他跟在身后,比起李哲180的身高自己160多实在有些不够看,仰起脑袋才能看见李哲的后脑勺。他紧了紧捏在手里的背包带,不由得有些紧张。

从机场到基地的路上李哲和田野絮絮叨叨地聊了很多,关于田野的关于李哲自己的关于EDG的,虽然大部分时间是李哲自己的脱口秀——见到真人的瞬间李哲几乎以为方才在电话里一直闭着眼瞎嚷嚷“在哪儿”的小孩儿是自己在做梦。这怪不得李哲,这会儿田野正是生嫩的年纪,一张胶原蛋白满分的脸加上因为只身闯荡有些紧张的眼神任谁都会如此认为。

直到后来李哲才发现这孩子所谓乖巧的皮囊下面揣着的是颗怎样的内心。

 

从下出租车到李哲推开公寓门的这一段路上田野都没敢说话,双手攥在一起,像条小尾巴一样跟着李哲后头满屋子转,放完行李又去特意划出来的训练室里放外设,全部收拾停当又被领着去了自己训练室隔壁的房间。

“这是一队的训练室。”李哲开门之前说。

之后说了什么注意事项田野并没有记清楚,他只记得门推开的一瞬间传入耳畔极富节奏感的敲击键盘的响声。他扫了一眼,诺言是他第一眼认出来的。他正在打排位,身上套着粉蓝色的睡衣,带着耳机,嘴上不停地指挥着,手下动作却没有一刻停歇。

田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那一刻他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他在渴望,他在期待。

“‘我想成为其中的一员。’,我对自己这么说。”

 

-3

田野手下操纵着锤石,提留着绿莹莹的灯笼守在明凯身后,悄咪咪地摸到对方的野区插下一个真眼,又往更深处补了一个假眼,再慢悠悠地跟着打野出了野区,游走到上路。对面的打野试图抓单正在线上补发育的ADC,踩在田野临走前插下的假眼上虎视眈眈。

“哎呦,抓到你啦。”明凯喜滋滋地在地图上ping信号,让ADC演一波准备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然而田野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他和明凯猫在对面打野身后的一片草丛里,锤石算好了时间在对面打野准备出击的前一秒立刻Q起手勾到对面打野,等了一秒W接二段Q带着明凯一起飞到对面打野面前,落地RE一套配合ADC集火击杀了对面打野。

总算是有惊无险。

田野长舒了口气,躲回草丛开了扫描透镜回城,得着空挡把韩蹭蹭的手心往裤子上抹,悄悄瞄了一眼趴在自己椅背上饶有兴致看着的家伙。

是Deft啊!田野内心给自己小小的比了一个耶。

S4时期三星兄弟队手足相残的戏码他早已捻熟,这位明星ADC的脸他不认识才怪了。Riot改制三星重组后Deft转会EDG的官宣也在门户网站的头条挂了好一阵子,此刻出现在自己身后理应上应该很正常……

个头啊!

田野白眼快翻到后脑勺,虽然面上保持着一副冷静镇定的样子内心早就刷上了厚厚的一层弹幕。这次和明凯双排是姬星钦定的,其中意味如何田野怎么可能不清楚,自然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应对。但关于金赫奎也会过来观战他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田野你可是要和Deft做队友的人啊想想心里真是美滋滋唉刚刚那套操作挺常规的应该没有出什么问题吧……

这人一紧张话就会变多,田野的嘴里嘀嘀咕咕念叨着,他和明凯并排坐着,明凯带着耳机在听技能音效,田野的声音透过耳机传过来只剩下一阵阵轻轻的呜呜声。

“你说什么?”明凯问。

“没、没。”

明凯这人有点儿钻牛角尖,以为田野对团战有想法,非要他说个清楚,耳机一摘半个身子歪到田野那边去,又问:“什么?”

一心不能二用。明凯这会儿心思在田野身上,手碰到闪现按进大龙坑,还没来得及操作就被一堆控制技能控住,瞬间灰了屏幕。

田野的锤石一个W甩在龙坑里孤零零,权当强行开视野。这Deft站在身后看着,旁边姬星举着本小本子刷拉刷拉记录着,还有几个凑在明凯那边嘲讽这一波青铜操作。

啊,心态爆炸。

“明凯你能不能别送了!”

田野小指尖把tab键摁地啪啪响。

金赫奎举着饮料瓶看见这一幕乐呵呵,明凯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扭曲,他拍了拍翻译问Azure刚刚说了什么Clearlove怎么一脸尴尬,翻译捂着嘴乐得不行,伏在金赫奎耳边添油加醋地把过程还原了遍,听完金赫奎也乐得不行,支着田野椅背的手肘微微的颤抖。

大概是抖动影响到了操作,田野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虽然在金赫奎看来是带着点儿委屈的。

他看见田野的锤石预判Q歪了一个身位,闪现E撩了个空,气呼呼地平A掉中单手下的蓝BUFF,再招摇过市一般在防御塔下和对方ADC单挑,无比暴躁。

这是怎么了?金赫奎垂着脑袋瞧田野,脸蛋粉扑扑的鼓成了球,耳垂烧红,敲击键盘的手越来越用力。

操作越来越风骚玩法越来越暴力。

金赫奎毫无自知田野此刻的变化完全是因为在自己面前出丑的窘迫。

 

-4

虽然这场排位以明凯和田野两个人疯狂搞事输了个彻底,但似乎结果不错,田野还是在一队训练室里争取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把椅子。搬训练室的那一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裹着大棉袄蜷在客厅的沙发上傻嘿嘿的笑。金赫奎有早起训练的习惯,咬着面包举着牛奶路过客厅的时候瞥见独自傻乐呵的田野,觉得好玩。

“Good morning,Azure.”

“嘿嘿嘿,Good Morning.”

田野抱着膝盖下巴搭在上面,歪着脑袋瞧着面前站着的金赫奎。现在他和Deft的身份是队友,和诺言是队友,等他能得到登台机会后他的ID面前可以打上EDG的标签,怎么想都怎么让人兴奋。

田野沉浸在梦想实现的幻想里,丝毫没有注意到面前金赫奎的表情从若有所思变成了无奈。

小孩子。

金赫奎伸出手撸了把田野的脑袋,小孩刚洗过的头发软乎乎的,摸上去手感可舒服。田野其实有点排斥来自他人的肢体接触,不过这会儿正在兴头上,并没有在意这么多,仰着脑袋对金赫奎说我可以和你做队友啦。

金赫奎颇为认真的回答你还需要再努力点儿才行。

当然这段往事在过了许多许多个日子之后又被金赫奎提出来时田野打死也不认自己这么说过,归根到底就是否认这个傻白甜的家伙是那时候的自己。

“这么傻?不存在的。”

田野正在打排位,手下的动作又重了几分。金赫奎和李哲还有其他几个队员在田野周围围了一圈,开局3-0的劫已经起飞,开着幽梦四处横行霸道。

对于现在有着成年人自觉的田野无力的反驳金赫奎干脆地选择无视,他盯着屏幕,劫在对面红区草丛猫着想要阴一波过来打红buff的ADC,大招起手一套技能交完ADC身上的红Buff印记交到了劫的身上。田野嘿嘿一笑,念了句什么金赫奎没听清楚,他躲进草丛回城更新装备,扭头定着金赫奎,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讨糖吃的孩子。

得,年纪大了偶像包袱一大堆,这点倒是没长进。

金赫奎习惯性地拍拍田野的脑袋,又被田野拍开,两个人You noob,阿西吧小崽子的闹开来。

小学生打架。李哲曾经这么评价过。

金赫奎义正言辞地解释这是朋友之间友好的表现。

还在三星的时候他的年纪不算最小的,下面还有一个Spirit一个许元硕,这两个弟弟却是一个比一个成熟,至少和自己比起来。习惯了哥哥们宠着弟弟们护着,这时候到了EDG,手边被塞来田野这么一个小萌新,年纪这个硬指标嫩生生不说资历也是一张白纸,耍任性和当初的自己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孩子的特权。终于有了点哥哥自觉的金赫奎面对心态崩盘的田野自我安慰道,大概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一点一点收起了棱角。

我要保护你,让你依靠着也挺好的。

金赫奎一爪子糊了田野垫在脖子后的抱枕,塞进自己的怀里。

“诶,你有拿我的干什么啊?”田野用中文问。

“喜欢这个。”金赫奎抱着抱枕圈在怀里,用韩文回答道。

撑着后腰在后排OB的许元硕盯着金赫奎怀里的鸡腿型抱枕,目光又扫到田野脸上,走过去抬手一人一个毛栗子,再慢悠悠地转会自己的位置上,深藏功与名。

 

-5

新赛季伊始战队要上报大名单,帮田野进行注册也成为了必要。关于ID的问题田野自个儿烦恼了很久,抱着被子在床上滚啊滚也没得出个结论来。

最后他就这个问题问了个遍,金赫奎的意思是就用Azure这个ID来他也叫习惯了,许元硕也同意金赫奎的意见,田野摇摇头觉得新的开始嘛连ID都要是新的;他又跑去问明凯,在被罗列了ID备选一二三四后打消了参考念头;后来他跑去问曾龙,曾龙给的意思是ID毕竟是自己的代称,要选个有意义一点儿的,这一条田野听进去了;他是最后一个去问的童扬,抱着枕头往小队长的被窝里一钻,只露出一双眼睛。

“荡荡你的ID是什么意思啊。”

童扬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听了哪首歌里随便取了个单词加上数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田野一听整个人的表情都瘪了下去,哦了声掀开被子准备爬回自己的床上。

有意义的ID,要怎么取?

“那个田野,不一定非要有什么意思,自己喜欢不就好了。”童扬打了个哈欠,合眼睡去。

自己喜欢就好了,说着挺容易啊。

田野把被子蒙过头顶嗷了一嗓子,他举着手机,QQ头像是新换的面码,最近迷未闻花名迷地紧,跟在仁太身后那个白发少女太过可爱,配上爱衣酱软软的声线实在是太过治愈。

就Meiko吧。田野想。

 

ID就这么报了上去,通过审批之后田野也算正式进入到职业选手的领域里。他在稳坐首发席位之前也坐过板凳,趴在装有巨大荧光屏的桌子上看着姬星登上舞台又跑下来,感受着场馆里的尖叫声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令人热血澎湃。姬星经常会询问田野关于某一波团战的看法,让他仔细注意赛场上的瞬息万变。田野是辅助,是一个需要大局观的位置,关于战术素养的培养是十分必要的。

这让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地投入进比赛中,带入自己能做些什么不该犯的失误有什么。这人啊沉进自己的世界里都有那么点儿置身事外的感觉,田野抻着脖子的动作有些难受,他扭了扭脖子,突然发现黑洞洞地镜头横在自己面前,被吓了一跳,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把脑袋藏进臂弯里。

姬星瞧见了在旁边拍了拍田野,说你早晚要适应这些的。

田野一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后来终于登场,盯着脑袋上悬着的摄像头咂舌,眼神四处飘愣是不敢往镜头的方向看。金赫奎手捂着杯子和许元硕一起笑他,田野被戳中痛脚干脆懒得反驳,是不是瞄一眼摄像头,战战兢兢地。

“不要慌,田野。”姬星说。

“好好打,田野第一次上场拿个开门红好吧?”明凯抖了抖手腕。

“可以的。”童扬附和。

“Fighting.”金赫奎放下水杯,手落在键盘和鼠标上。

“You can. ”许元硕调整了一下坐姿,越过金赫奎投过来的目光带着鼓励。

田野想起上场之前曾龙捏着自己的肩膀让自己不要紧张云云。

“输了就磕头谢罪吧。”曾龙笑眯眯的说。

兄弟我知道你开玩笑也不要这时候开呀。

田野调整了下坐姿,进入BP界面,童扬在指示下一锁风女,算是为田野找一个平滑的开始。

田野长舒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手指,进入实战状态。

 

最后还是稳稳地拿下了这场BO2。

收拾好设备下台,回去的车上田野最终是红了眼眶,抿着嘴死活憋着不想让人发现,一路垂着头冲进房间里,门一砸脑袋就缩进了被窝。金赫奎被一群人打发着过来瞧瞧田野怎么了,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说了句我进去了便推开门,一进门就瞧见半个屁股撅在外头装鸵鸟的田野,隔着被子还有压抑地哭声。

金赫奎失笑,怎么赢了比赛还哭啊。

“Why you cry?”金赫奎坐到田野的床边,一边抚着他的后背一边笑,田野盯着哭肿的眼睛探出头,也不管金赫奎听得懂听不懂劈头盖脸就是一句我高兴。金赫奎听着一怔,看田野表情猜大概是很生气的意思,便问他为什么生气。

田野听这话就知道刚说什么金赫奎没有听懂,然而自己太高兴了所以哭出来这种羞人的小九九用英文解释起来太过麻烦,左右权衡一下田野蹭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跳进金赫奎怀里,眼泪鼻涕直接往他的白毛衣上蹭,然后拍拍屁股开溜。

金赫奎盯着毛衣上的水痕思考要怎么收拾这个小白眼狼。

 

-6

春季赛冠军,MSI冠军,再到夏季赛滑铁卢,S5八强。

田野捧着LPL最佳新人的奖杯站在台上磕磕绊绊地说完自己的获奖词时发现2015年就这么悄悄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巅峰和低谷并存,自己偶尔会逛逛锅巴,那些刺目的激烈言辞看多了也就渐渐麻木,赞美的话听多了心态膨胀却也尝到了恶果。从美国回来从公寓楼搬到了新基地,开春的时候曾龙宣布离开,等到夏天花开了AJ提着行李箱住了进来,他和AJ和赵志铭三个年纪相仿的小伙子混在了一起,整天基地里吵吵闹闹的,也算是热闹。

2016年,会怎么样呢?田野想。

不如定一个小目标,增肥吧。赵志铭把手机凑到田野面前,页面上是微博某位粉丝的拼图,把田野2015年春季赛的定妆照和德杯时拍的定妆照放在了一起,小脸瘦了一圈儿,多了点成熟。

还是胖点好看。赵志铭评论。我想念那个脱衣服骗订阅的小可爱了。

田野一听整个脸都黑了——这算是他的黑历史,当时刚和虎牙签约借着MSI的名头开直播,田野作为新人人气自然比不上队里明凯童扬那一批前辈,和赵志铭这个老司机搭档算是蹭个热度。当时弹幕里都在刷退订,田野这个主播届的小萌新自然不懂,慌慌张张的说不要退订,逼着这个脸皮薄的说出是不是要自己脱衣服直播才行的话。

“我那时候是太天真,信了你们这些粗森的套路。”田野有些痛心疾首。

 

这会儿月末又快到结算的时候,田野赶时间关着麦放隔壁厂长直播的OB,自己凑到金赫奎旁边看他打排位,丝毫不理会自个儿直播间里刷屏的“活在别人直播间”、“主播不当人”等等弹幕。

“妹神,你的观众叫你去直播。”明凯扯着嗓子喊。

田野装作没听到,一溜烟儿从明凯身后跑过去,蹿到许元硕的旁边窝着,顺手从桌子上的架子里顺了几包零食走。

什么时候回去?田野问,他知道许元硕腰不好,要回韩国治疗。

这几天。许元硕拍了下田野的头顶,勾住他的肩膀问,想我?

田野瘪着嘴不说话,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许元硕就等着田野回答,嘴角擎着笑意,完全没有管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的队列提示。

啊!要秒了。

许元硕被田野突然出声吓了一跳,转头看用户活跃测试的进度条还剩最后一点点,立刻松开对田野的钳制爆手速去摸鼠标,最后还是慢了那么0.01秒,又重新回到队列当中。田野嘿嘿两声泥鳅似的开溜,拉着刚结束排位的金赫奎说要solo。两个人一人一个龙虾盲僧杵在中路,Q来Q去满天飞,咿咿啊啊惨叫声不断,连那头的许元硕都退了排位被招过来站在身后OB。田野除了和金赫奎双排或者必要情况喜欢错位玩,对盲僧的理解比金赫奎自然深那么一些,最后一发闪R接Q漂亮的收掉了金赫奎的人头,First Blood的提示音想起,田野耳机一摘哈哈大笑,整个人脸皱成一团,横躺在椅子上。

“Why you Leesin so noo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赫奎看着许元硕十分宽慰地揉了把田野的脑袋又转过头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赫奎你的李星真的菜”之后自信心受到了严重打击,憋着劲儿让田野再来一把。田野当然应允,只是这次赌上了宵夜。

——First Blood。

金赫奎透过灰色的屏幕看着脑袋上顶着EDG、Meiko的锤石晃着钩子踩在自己尸体上跳舞,认命地掏出钱包抽出两张毛爷爷拍在桌上,退了自定义继续打排位去了。

拿到夜宵经费的田野心里美滋滋,召集其他弟兄们商讨晚上吃点儿什么。

这就是金赫奎自己的锅了——要不是当初自己老拿“太菜别和我双排”这种理由吓唬人家小孩儿,哪会有田野天天练英雄练到半夜,最后练出一手超强的solo技术的结果呢。

 

-7

故事从16岁讲到18岁,等到19岁的时候主角的名字换了一轮儿。小孩子门有些听不懂,让田野停一停唧唧喳喳的把方才提到的名字又重复了一遍,看看是不是自己漏听了什么。

明凯,童扬,曾龙,金赫奎,许元硕,冯卓君,朱佳文,姜壤贤……到陈宇浩,李汭燦,海成珉,黄敏敏……去了LCS的全志愿,在IM发光发热的谢金山,姜厦云,石伟豪……哦,还有转了一圈又回来的赵志铭。

田野扳着指头数了数,还挺多的。

虽然好像还漏了几个?

 

身边的人兜兜转转,自己还站在原地。

“还挺难过的。有时候我会很想他们。”田野说。

“不过打比赛的时候能见到,特别是和I May隔得又这么近,天天玩在一起。挺开心的。”

“至于后来回去的他们两个……能拿到不错的成绩挺好的。我替他们感到开心。”

“所以就想着,无论如何我要加油呀。”

 

在赛场上角逐大概是对职业选手最大的褒奖。

 

-8

18岁的田野坐在训练室里翻看方才训练赛的录像,他已经是队内的指挥,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就连复盘视频这些搁在从前他觉得无比枯燥的事儿不许捡起来一件一件做好。

视频看到一半工作人员敲了门进来,今天是童扬的生日,粉丝送来不少东西,心意什么的也还是要好好回报的。

生日宴队员私下里礼物啊请客啊都已经进行过一轮,俱乐部要求拍的视频有点走过场的意味,不过寿星公开心这热闹田野是很乐意凑的。他双手环胸站在桌边看童扬吹蜡烛,连吹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总算是绷不住笑容和旁边明凯乐成一团,刚想嘲讽一句念在生日还是没有说。

童扬坐在大厅里拆礼物田野就没看,自己钻回训练室凑到李汭燦旁边坐着,李汭燦在韩服和金赫奎聊天,日常被问及“iko在哪里”的李汭燦一看田野坐着干脆把椅子往旁边退让位子给田野让两个人聊,田野哈哈两声掏出手机给金赫奎回了个嘲讽的表情,没有再理会。

他又转出去,赵志铭生病睡觉去了,海成珉和Nofe端着蛋糕凑在童扬旁边看他拆礼物,明凯举着手机似乎在打视频电话,走近了看,是许元硕,金赫奎的凑过来露了小半个脑袋。

怎么打起视频电话了?

祝寿啊不懂了吧。明凯做了个口型。

田野一听不乐意了,凑到屏幕前问怎么不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许元硕想了想,那时候我们都在基地啊打什么电话。

哦,也是。

田野摸了摸下巴。

今年打吧今年打,今年成年,20……20岁?

田野算成许元硕熟悉的年龄计算方式,有些不确定。

可以啊可以。许元硕答应的很痛快。

背景里金赫奎嚷着让田野快点上韩服打排位,许元硕回过头嘲笑怎么像个爸爸一样管这管那的。

田野靠着明凯想,现在队里似乎也没有管着自己的人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是被依靠的人了。

嘛,不过这种感觉挺不错的。

 

“诶,你们能打赢SKT吗?”田野问,“打不赢没法见面啊。”

“切,小崽子先打到总决赛去南京再说吧。”金赫奎反驳。

 

-9

田野撑着后脑勺盯着光标闪烁的位置,自己的ID已经换成了“去南京吧”,而金赫奎的小号还是“去LA吧”的ID。

能不能对上拭目以待吧。

 

所有的一切还未完待续。

-AND

------------------------------------------------------------------

一些碎碎念的废话:

8694。。。我要是写论文有这效率还会惆怅绩点这么低嘛【趴

就,突然很想写就写了。

非要说契机的话,大概就是沉迷田野无法自拔?

本来想写驼妹最后写着写着变成了粮食向。

希望他能去南京,然后去巴西。最后能去北京。

是不是有点太任性了?

我不管我就是这么野吹哼。

【希望明天加油呀w

评论(2)
热度(63)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