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悄悄的

※请勿上升真人,随便写写




手里捏着的不过是根Pocky,牛奶味的,一般超市里卖四、五块钱一盒。片场设在市郊的创意园区里,离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门口小卖部卖的可能还有贵一些。

蒋龙举着白色的巧克力棒在空中挥了小半圈,最后送进嘴里。

的确,这只不过是根Pocky而已,还是助理从保姆车的夹缝里翻出来的存货,巧克力涂层已经软化、剥落。如果时间允许,他或许会求着助理帮自己去园区里的小咖啡馆带个蛋糕回来。他尤其喜欢那儿的蜂蜜蛋糕,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蒋龙在转椅上挪了个窝,咂咂嘴,非要说起来,这Pocky也是十足的甜。正值三伏天,更是腻味的很。

不过……蒋龙瞥了眼正捧着手机、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攀在沙发上的高瀚宇,除了背后发毛,并无他想。

他和高瀚宇合作得也算频繁,难般能见到这男人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待在椅子上玩手机,脸上还挂着足以称作油腻的神情。非要形容的话,大概是嘴角向两边向上一牵、嘴一咧,露出两排大白牙。

事实上,大多数不拍戏的时间里,高瀚宇脸上挂着的就是这样标准的八齿笑容。他爱笑,真情实感地张嘴大笑更多一些,营业或者装傻的时候才会呲着牙笑,少了点儿喜悦。

但现在不一样。蒋龙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高瀚宇。以他北电校友的专业素养作保证,高瀚宇这会儿可不是装的。

见过谁装笑笑成个傻狍子哦。

“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尽管生物本能的直觉告诉蒋龙,他这会儿应该离高瀚宇远一些。要不怎么说好奇心害死猫,小家伙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从包装盒里抽了根Pocky出来,递到高瀚宇面前,似乎在为自己的突然打扰寻个托词。

“啊?没看什么、没看什么。”

见蒋龙一来,高瀚宇向上一窜,在前者鄙夷的目光下迅速地将手机背到身后,就着双手背到身后的姿势低头去够蒋龙手里的巧克力棒。蒋龙把手往后缩,但反应总是比高瀚宇慢一点,只是一个晃神,就看见高瀚宇叼着巧克力棒,冲自己挑眉。

耀武扬威个什么劲,嘚瑟。

蒋龙把包装盒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双手叉腰站定,“我看见了!”

高瀚宇换了个蒋龙看不见的角度,继续低着头看手机,手指翻飞,毫不在意对方的话,“你看见啥了?这么激动?”

“老实交代,你在和谁聊天?”蒋龙一把勾住高瀚宇的脖子,压低了身子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骗我没用,我都看见了。”

“你大爷。”高瀚宇把手机一收,双手环胸,盯着蒋龙。

蒋龙微微蹙眉,捏着高瀚宇的手送了些,“怎么说话的?”

“季肖冰、季大爷。”高瀚宇拨开蒋龙的手,片场有些热,这个姿势捂得高瀚宇直冒汗,“你都看见了问我干啥?”

蒋龙压根没想到高瀚宇能答应得如此干脆——高瀚宇收起手机的一瞬间,他分明在备注显示栏看到“季大爷”三个大字,聊天内容倒是没看清,只有一片绿白相间的气泡。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大爷关系这么好了……”

蒋龙嘟囔着,在片场工作人员的呼喊中慢吞吞的挪开,按照导演的指示准备就位。

高瀚宇的镜头在下一组,还有一会儿时间。四下打量着,高瀚宇朝助理打了个手势,猫着腰,偷偷溜出片场。

基地里走廊弯弯绕绕,高瀚宇在一处手脚架后停下,左右张望,确定身边没人后才掏出手机,迅速回复着。


高瀚宇:好险,差点被发现

季肖冰:[笑哭][笑哭]

季肖冰:你这怎么这么难走?绕了两圈了。

高瀚宇:大爷你行不行?

高瀚宇:给我定位,我出来带你。

季肖冰:是你描述有问题

季肖冰:成心把我绕晕

高瀚宇:放心!!!

高瀚宇:丢啥也不会让你走丢

高瀚宇:我出来了




-END




评论(6)
热度(93)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