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妙不可言

※请勿上升真人,瞎扯淡系列


※不管,先磕了再说...敲完等着第二季了!!!!!




-01


高瀚宇出道的时候国内刚掀起一股男团热。

歌还算出名,节目也上过不少,戏也拍了不少。

他也做过梦,作品得到正面反响时也会期待。

不是没有反省过为什么成名的道路上会阻碍满满,只是始终对此毫无头绪。

努力了吗?努力了,总会有人比你更努力。

资源呢?有固定电视综艺,有大型IP网剧,还早些年时还站上过中韩歌会的舞台。

都是玄学。

梦想一次次落空,他便不再选择做梦。

脚踏实地地干了再说。

高小奶把剧本放到一边,被子拉过下巴,沉沉睡去。


-02


老话说:缘,妙不可言。

2016年底,S.C.I.谜案集在深圳开机。

发布会日子定的也很妙,11月11日,光棍节。

哪有拍感情戏定在这天开机的。高瀚宇只觉得滑稽。

那天天气不错,二十度上下的天气,北漂高小奶对于这个温度的冬天十分满意。

算不上冷、也说不上暖和。

结束发布会后是开机宴,一群人围成一桌热络地聊天。

主演占了一桌,大家都是放得开的性子。

喝酒划拳的有,兴致上来亮一嗓子的也有。

高瀚宇到了饭桌上难得地乖巧起来,坐在一边静静看着,是不是能接上一句梗,逗得一桌子哈哈大笑。

他旁边坐着季肖冰,一直闷声不响的。

似乎这个人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没什么话。

果然是老干部。

高瀚宇闷闷地想,随手给季肖冰夹了一筷子肉菜。


-03


季肖冰听见耳边叮当作响,一低头,就看见瓷碗上方伸出的筷子。

是高瀚宇。

他和他挨着坐,中间隔着空气。

其实只要季肖冰想,他只要把手肘往桌上一横,就能碰到高瀚宇搭在桌沿的手臂。

似乎还没有熟稔到那个程度。

季肖冰揉了揉鼻子,吃掉了高瀚宇给他夹得菜。

他比所有人要晚几天进组,还没来得及熟悉就已经进入了拍摄节奏。

暂时被他划为“不熟悉”范围的人就有他现在的搭档,高瀚宇。


-04


他第一次见高瀚宇是在化妆间,身高相仿的精壮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西服,看上去顶严肃的。

尤其是他的自我介绍,带着股别扭的北方口音,听上去十分僵硬。

勤恳好学的季肖冰特意上网查了,高瀚宇,浙江人。

怪不得那股子京腔听上去怪别扭的。

高冷。高,且冷。季肖冰在心里给他打上了标签。

感觉拍戏的过程会十分艰难。


-05


转折点大约在某天晚上。

那天季肖冰赶完一整天的戏份,洗了澡,躺在床上看剧本。

没看两页,门被敲响了。

季老师看了眼时间,两点半,也不知道是谁,这个点来找他。

——谁啊?

他拉长了调子问。

——我!

回答他的是短促的一声。很不幸,他没有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

都说最怕身边有东北大老爷们,低头不见抬头见地呆上几日,全组都带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

门外的那位也不例外,咬字还有点儿软。

会是谁?

季肖冰对此毫无头绪。

等他慢吞吞地爬下床,拉开门,看见的是反扣着棒球帽,穿着卫衣裤衩的高瀚宇。

估计刚洗完头,还没吹。季肖冰盯着露出帽檐的湿发想。

“大爷,没睡呢?”高瀚宇打量着季肖冰一身休闲装,晃了晃手里的剧本,“有时间吗?”

表演艺术家季肖冰对于专业方面的讨论一向来者不拒。


-06


酒店的大门开了又关,几个小时后又再次打开。没睡够的季肖冰和高瀚宇出现在片场,表现出的默契令导演也啧啧称奇。

被问起昨晚干什么去了,两个人对视一眼,一个耸肩,一个轻笑。

高瀚宇的确感觉,他昨晚鼓足勇气缠着季肖冰给自己讲戏后,季肖冰的确有点儿变化。

但这只是他的感觉,也具体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季肖冰和自己更亲近了些。

他状着胆子、隔着半个片场学蒋龙叫他大爷,季肖冰对他欸了声。

他休息的时候拉着季肖冰唱情歌,季肖冰跟着他的调调哼哼。

他面对着摄像机亲了口季肖冰的脸,季肖冰盯着他看了会儿,并没有推开。

他叫他季大爷,叫他季肖冰,叫他展昭,叫他猫。

季肖冰向来都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07


杀青那天天气很冷。

高瀚宇的手缩在羽绒服里,把捧花递给助理时伸出的只有两条手臂。

季肖冰靠在一边笑他,嫌他样子滑稽。

高瀚宇皱着鼻子哼了声,学着刚才的样子,拉开羽绒服抱住季肖冰,左右晃了两下。

两个人差不多高,抱在一块儿脸会撞在一块儿。

季肖冰偏过脑袋,下巴正好架在高瀚宇的肩膀上。

“下通告去吃饭?”季肖冰难得发出邀约。

高瀚宇欣然同意,两个人借着夜色,找了家吃烤肉的,就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席间,他们没聊太多,只是互相夹肉吃。

等上菜的盘子快空了,季肖冰放下筷子,叫了高瀚宇的名字。

“高瀚宇。”

三个字,字正腔圆。

“大爷什……”

剩下的话在撞进季肖冰的视线后被硬生生吞进肚子里。

这个眼神他很熟悉,这三个月的拍摄期几乎天天见。

是展昭看白玉堂的眼神。

“没事,就叫叫。”

那种眼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瀚宇熟悉的季肖冰。

季大爷其实很喜欢笑,左嘴角扯起的弧度比右嘴角要大一些,看上去有点儿俏皮。

不愧是靠脸进北电的男人。

恍惚间,高瀚宇感慨道。


-08


后来的日子变得无比忙碌。

拍摄计划一个接着一个,这部刑侦剧渐渐被他忘在脑后。

被粉丝一次又一次追问何时定档,高瀚宇不知道。

在剧组的微信群里,他们自嘲说“小糊剧”怕不是凉了。

凉没凉高瀚宇不知道,他只知道季肖冰真的很幼稚。

比如三十二分钟前,他发给自己一个“在干嘛”,就没了下文。

季肖冰在他的微信里被备注为“季大爷”,后来改的。

非要说来,季肖冰确实很老派,不玩抖音很少微博冒泡,就连朋友圈都很少发。

同样是北电出来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与蒋龙一比,季肖冰都可以用自闭来形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外冷内热吧。

高瀚宇摁灭手机屏,咬着吸管趴在沙发背上,抬起头,蒋龙正和梁译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大概是要拍抖音。

蒋龙问他的时候他答应得十分爽快,该比V比V,该抬腿抬腿。

论男团的自我修养。高小奶很满足。


-09


纵使他擅长营业,但面对季肖冰,他依然感到不知所措。

他苦思冥想了好一阵子,最后也没找到开启季大爷话匣子的方法。

又不是玩攻略游戏。第N次失败的高瀚宇忽然有些无奈。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高瀚宇盯着天花板,还是没有思路。


-10


17年似乎挺顺利的。

接了两部大IP,影视化一经公布就自然而然引起了原著粉的讨论。

高瀚宇刷了会儿微博,忽然有些害怕。

SCI刚开拍时也是争议不断,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就没了声响。

谁也不知道究竟什么事会成为溅起水花的小石子儿。

到上海进组那天高瀚宇又收到了来自季肖冰的消息,高小奶嘴一撇,哼了声。

总觉得有种被季肖冰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又来?想我了就直说啊”

回复完高瀚宇就把手机交给助理,垂着脑袋,在造型师“耳朵怎么这么红”的疑问下补妆。


-11


等他再看到回复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一排句号。

第二条就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对啊。


高瀚宇想自己一定是疯球了。

不然为什么脸红又心跳。

又不是超级玛丽打败巨龙救公主,一个小秘密非要弯弯绕绕。

折腾。


-12


好巧,我也。





-END

评论(7)
热度(164)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