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砂糖心 上

※请勿上升真人


※裴俊植x李汭燦,安排起来,这个cp要怎么打tag……



在金赫奎踏进休息室的一瞬间,田野的视线就已经跟了过去,手指抵在下巴尖儿,裂着嘴,看上去傻乎乎的。

李汭燦坐在靠近门的位置,和田野正好面对面,对方的表情变化自然看得真切。他喊了金赫奎声“赫奎哥”,看着纤瘦的男人晃着和他身材相比过于显眼的脑袋悠悠地越过正襟危坐的胡显昭,拍了下田野的脑袋。还是少年模样的青年嗷了一嗓子,韩语单词一个个、自然而然地往外蹦。金赫奎单腿跪在空椅子上趴在田野脑袋尖玩小家伙的头发,三国语言混在一块儿,成了谁也听不懂的话。

田野心情挺好的。李汭燦盯着金赫奎的指尖,幽幽地想。几分钟前田野还拉着胡显昭噼里啪啦地啰嗦着,板着张脸,嘴角绷成一条线,看上去怪严肃的——他向来这样,一旦谈及职业就挂上一副社会人的面孔,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有时候比生气的阿布还要唬人。

但当金赫奎一来,田野这只小狐狸又露出了自己小心翼翼藏起的肥厚尾巴,凌空晃啊晃的,熟悉的傻气笑容又一次爬上了脸颊。

李汭燦和田野搭档这么些年没少见过田野笑,开心的无奈的都见过,甚至熟悉到这家伙嘴角一抿原因也能猜个一二三四。但这么多笑着的他,唯独面对着金赫奎带着点儿不一样的微妙意味——之于田野,金赫奎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各种意义上。

他嗤了声,睨了眼几乎要挂到金赫奎手臂上的田野,一脸的不忍直视。

喉结上下滚动,舌尖拔干。李汭燦眯起眼,舔了圈起皮的嘴唇,脚尖点地,坐在椅子上转了圈。

总觉得……这样的场景有些眼熟。

“好渴。”

李汭燦嘟囔了句,全志愿听见了,放下解到一半的键盘线,勾着身子给李汭燦撩了瓶矿泉水。他道了声谢谢,拧开瓶盖,喝水的欲望却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强烈。

他瞥了眼全志愿,后者双手搭在膝盖上盯着自己看着。不知为何,他有些心虚,欲盖弥彰般匆匆抿了口,拧上,撑着电竞椅跳起来,“上个厕所……”

“欸——欸!我也去我也去!我不认路。”房间另一头的田野拍开脑袋顶上金赫奎作乱的手指,匆匆到李汭燦身边,手臂习惯性地往上一抡,搭在李汭燦的肩膀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李汭燦的后脑勺发烫,油然而生一股被猛兽盯着的错觉。

“热。”李汭燦拨开田野的手,这才和他一前一后地走出训练室。


洲际赛的战队休息室是按照赛区分的,一个赛区占了一小块区域,LPL和LCK连着,去厕所正好能路过。

这会儿还没开始比赛,没有浓重的硝烟笼罩,四处都是一派“网友见面会”的盛景。宋京浩和姜承録勾肩搭背地立在墙边,对面是李相赫和裴俊植。四个人似乎在聊一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宋京浩和裴俊植两个人快把主演的女演员夸上了天,李相赫和姜承録无奈地对视一眼,前者时不时补上一句讨论,气氛还算热络。

李汭燦大老远就看见了围成一圈的四个人,视线落在圆环内的某一处时突然顿住了步子,同姜范现打招呼的手掌顿在空中。

姜范现还没来得及开口的问候又被咽回肚子里,眯着眼,狐疑地扫过李汭燦,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的瞬间轻声“哦”了句。

“汭燦在看什么呢?”他微微扬起下巴,向前倾身,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汭燦啊地喊出声,后退一步,贴在走廊的墙面上,小半张脸被笼进吊顶遮盖出的阴影中。姜范现虽然是笑着的,但他的眼神却十分锐利,李汭燦局促地撇开视线,生怕这个哥哥无意中探明了自己的小心思。

“没、没什么。”李汭燦低下头,挠了挠下巴,视线在姜范现周围胡乱地打着转儿,“哥怎么一个人?钟仁哥他们呢?”

姜范现摇摇头,手指随意地戳了个方向,而后双手一摊,“啊——他和王浩在一块儿,从刚才就没看见他们倆……可能去找李书行那小子了?”

职业选手圈不大,谁都知道老虎牙那群看上去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兄弟是真的关系铁,李汭燦哦哦两声,还没来得及接上只言片语,就被姜范现接下来的话给噎得动弹不得。

“汭燦啊,想俊植了?我看你一直在看他。”

“呃、啊?”被小心翼翼藏起的小心思就这么轻巧地被揭穿,李汭燦在慌乱中抬起头,正巧撞上姜范现略带揶揄的眼神,“不、我不……”

他只顾着摇头摆手,把自己从中撇开。话说到一半又觉得太过欲盖弥彰,干脆闭嘴不谈。

论察言观色李汭燦可真比不过姜范现,这家伙的动作像极了讨糖吃的孩子,明明心里想要的要命,却非得梗着脖子站在一边,装做自己毫不在意的模样。

也不知道跟谁怄气呢。

“想也正常,谁不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好。”姜范现只觉得好笑

关系好?李汭燦腹诽,撇着嘴角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朝裴俊植的方向瞪了一眼。

姜范现乐了:“汭燦啊,你别不信,俊植前几天还在和我说起你。”

“怎么可能……这个哥满脑子都是女团和女演员。”

李汭燦压根没住到自己语气里咬牙切齿的意味,轻哼了声。姜范现失笑,也不知道裴俊植又哪里得罪了这个他最心疼的弟弟,只得搂着李汭燦的肩膀作罢。

田野的性格和技术间的反差深受LCK选手的喜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他和网友们打了一圈招呼,这才想起被自己撂在一边的李汭燦,嘴里嘟囔着“不能丢了中单”一路小跑冲到李汭燦的面前,勾肩搭背地离开。

李汭燦在中国待了几年,中文熟练到已经能和田野随意地开玩笑。两个人小孩子似的互相调侃,他抱怨他交际花、他吐槽他母语都不会了,叽叽喳喳的。


大概是交谈过于热络,李汭燦并没有注意到两个人路过四人组时裴俊植扫过来的眼神,半好笑半无奈。小鬼好久没见,似乎是胖了一点儿,之前听他说起过中国料理很好吃、有很多没见过的菜,也听他提过明凯和田野会点外卖请客的事儿。

“吃得太多,就上火了。”那时,李汭燦往裴俊植身边凑得近了些,指着嘴角边的痘痘哭丧着脸,“妈妈让我去看皮肤科。”

裴俊植抬手戳了下红肿的痘痘,被呼痛的李汭燦一把拍开,于是抬手捏着面前饮料的习惯搅了搅。

“那等会儿哥请你吃烤肉,你去不去?”

李汭燦忙迭不停点头。

“当然啊。”

“不是上火?”

“诶咦——没问题。”

李汭燦手里正忙着给贝果抹果酱,黄油刀在切面上抹了又抹,低眉顺眼眼神专注。裴俊植啧了声,把炼乳往雪冰上一倒,长柄小勺一卷,送到李汭燦嘴边。



-TBC

评论(2)
热度(23)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