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仪式感

※请勿上升真人

 

※世界观承接《尘埃落定》

 

KT的前辈结婚了,金赫奎收到请柬受邀参加,坐在台下看着从前举着文件夹大呼小叫训自己的大哥穿上西装打上领结笑的温柔,挽着新娘缓缓走向中心舞台的时候只觉得时间过的真快啊,连这个哥哥都成了家。

他这一桌都是KT的同期,等新郎举着酒杯牵着新娘过来没少埋汰。新郎倌抱怨这群弟弟不靠谱,却是微笑着收下了祝福灌下了香槟。

他问金赫奎:“赫奎啊,好像就差你一个人了,什么时候定下来?”

在座的同期,不是已经结婚成家就是有了稳定的交往对象,像自己身边就坐着一位夫人。

新郎倌的疑惑让一桌子人的目光聚集在金赫奎的身上,其中几个知情者朝着他挤眉弄眼的。金赫奎和田野的事两个人有默契的缄口不谈,但也不至于遮遮掩掩。他笑着抓了把流海:“在中国。”

新郎倌诧异,哥俩好的锤了下金赫奎:“原来之前一放假就过去是这样,怎么都不告诉我。你和元硕怎么都找了中国媳妇啊很辛苦吧?”

“哥……啊呀哥你真的是!”

金赫奎撑着脑袋看许元硕阻止新郎倌翻旧帐的行为,目光从新郎倌身上精致的礼服挪到整个会场。

结婚吗?

说到底婚姻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纸文书而已,在他看来这种官方发行的证明并不能对爱情盖棺定论。

“赫奎,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被突然问到金赫奎诶了声,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

新郎倌皱眉,一副过来人的表情教训说:“不要这么想当然啊。人要有点仪式感,说不定会有想不到的效果。”

仪式感……吗?

 

回基地之后金赫奎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这个单词,用水笔画了个圈儿,摇摇脑袋开始整理比赛资料,现在是赛季,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之后他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

“喂?”

看见来电显示挂着田野的名字时金赫奎蹙紧的眉间缓缓松开,即使他还在完成手头上的标注,但他多少有些心不在焉。他有些奇怪,田野一般不会在工作期间给自己打电话。

“赫奎呀!”

田野身穿西服,举着手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蜷在楼梯角落的位置,双颊熏红,脸上笑起了褶子。他打了个嗝,话语里带着愉悦的调调。童扬站在他身后试图把坐在地上的田野给捞起来,尝试几次未果,最后只能踹了田野一脚,转身回办公室,准备过会儿再过来捞他。

比起平常多了几分腻味的声调令金赫奎脑中警铃大作,他放下笔,起身站到窗口的位置:“喝酒了?”

“哈哈——今天、嗝!朋友单身party,喝了点。”田野靠着墙壁觉得不大舒服,呜咽了声换了个姿势,干脆仰躺在地板上,“他都要结婚了,时间真快。”

金赫奎有些哭笑不得,最近难道是什么良辰吉日,扎堆的结婚?

田野絮絮叨叨地描绘着派对的场面,自己不怎么能喝酒却被一群人围着灌酒,但大家高兴不能扫了兴致还是灌下去了云云;男主角是认识多久的朋友了,女朋友多漂亮相遇是多戏剧性等等……金赫奎换了只手举手机,风吹到发热的耳垂上凉呼呼的。

最后的末尾大概是等童扬洗漱出来实在看不下去,抢过田野的手机和金赫奎解释了一番才匆匆挂断了电话。金赫奎举着手机愣神,被童扬抢去之前田野还在说着男女主角的婚礼场地,说自己看过了很大很华丽。

——真好,真羡慕。

田野嘟囔。

以金赫奎的了解田野多半拎回去睡一觉醒来就把事情忘了个干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金赫奎倒是把语气里的小无奈给咀嚼了个真切。

今个儿新郎官的话还在自己耳边环绕,田野这通电话倒是给了他一些灵感。

他打开手机日历,又确认了一遍近期的赛程,打开网页输入几个关键字,搜索。

 

就如金赫奎所预料的那样,田野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果然一点儿事都不记得,要不是童扬举着手机上播放着昨天自己喝酒发酒疯的糗样他大概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所以野队很暴躁,小的们在领队的威压之下瑟瑟发抖,安生训练,生怕出了什么差错碰到什么逆鳞。从训练赛到正式比赛,EDG一路高歌猛进,外界很好奇前阵子士气低迷的队伍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接受采访的小新人呵呵笑,面上说着队伍很团结,腹诽道难道我说我们领队被教练拿宿醉视频嘲讽到现在还没走出阴影吗。

说真的田野并不是生童扬的气,而是觉得太羞耻没脸见人——童扬录得视频末尾是田野抱着床脚大喊金赫奎的名字,哭天喊地的样子实在太丢人。

从常规赛开赛到现在田野一心扑在队伍上,两个人没空见过面,连醉酒之后的通话都是唯一一个。照这样想自己的确挺想他的。

他不是KT的执行教练,所以田野会搜集KT为了与粉丝互动拍摄的视频来捕捉金赫奎的身影;他偶尔会上韩服熟悉版本,偶尔碰到金赫奎再久违地走个下路,但交流的内容都是工作上的事情。生活和工作被划开一条分解线,此时他们的身份是Deft和Meiko,必然不会谈论田野与金赫奎的事儿。

田野翻了翻赛程表,赛程已经过半。

啊……还有这么久才能看到金赫奎啊。

田野打开韩服OB系统,点开某队伍核心选手的排位,锁了视角撑着脑袋做笔记。

童扬瞄了一眼田野的动作,坚毅的侧脸线条被惨白的射灯衬得有几分清冷。他低下头发了条微信,打开网页扫了一眼,椅子往后拉,越过两个人问田野:“诶田野,想去旅游吗?”

“天天不好好训练旅什么游啊……先保级成功好吧……”田野打了个哈欠。

“劳逸结合。”童扬说的义正言辞,“下下周休赛啊,一周,能出去玩个三天再回来。”

田野想了想没说话。

“我请你。”

“去哪里。”

童扬勾了勾手指让他过来看:“你自己选。”

在东南亚欧洲等等旅游胜地中间田野权衡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回家,在童扬意味不明的目光下田野梗着脖子解释休息还是要回家休息,学习扣神一放假就回家的好习惯。

哦回家就回家选什么头等舱。

童扬举着田野的身份证核对身份信息,腹诽道。

嘛反正不是我出钱。

他恹恹地想,诶田野挺幸福的。

 

两周后打完最后一场比赛田野换了西服只背了一个小包去机场。他看童扬帮他订机票以为童扬也要跟着去,没想到却被童扬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堵住了嘴。

“不是啊你不去为什么帮我订票?”

“送你机票啊还不开心。”童扬要留下来看着小的们直播训练,挥挥手让田野赶紧走。

很奇怪,有问题。

站在虹桥机场的大厅中央田野盯着信息牌找换登机牌的窗口,脑袋里还在想着同样的事。他给家里发了信息要回去,妈妈问要不要来接,田野怕会麻烦就说自己回去。

“会不会很远啊。”

信息刚发出去就被抽走,田野诧异现在偷手机的都这么明目张胆地抢了吗?一抬头脑门被坚硬的东西顶到,两声呼痛同时发出。

“诶、金赫奎你怎么来了?”

金赫奎被田野这么一抬头撞到了下巴,牙齿咬到舌头痛的够呛,红着脸满脸泪花。田野扑哧一笑,暂时没有追究这个本该在海外的家伙这会儿怎么在上海,半调笑半安慰地又是哄又是撒娇,直到金赫奎一脸嫌弃地推开田野才撑着后腰笑出了声。

“诶,说认真的,你怎么来了?”

金赫奎缓了会儿,把田野手机还回去,用手给脸颊扇着风。他舌头还疼着,说话含糊不清:“休赛。”

“不是,我说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让Koro告诉我的。”

哦,我说他怎么这么大方。

对于金赫奎这样的小心思田野很受用。双手环胸歪着脑袋看金赫奎,他除了一个手提包也没带其他的,一只手一直插在口袋里。

“所以你是去哪里?”

“和你回家看看爸妈。”金赫奎拎起放在地上的包顺手把田野的背包甩到背上,“不是一直说忙没回去问候一下吗。”

田野想,虽然自己和父母说过同金赫奎在一起的事情,正式的拜访是没有过的。不过由金赫奎提出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见家长?

田野的脸烧红一片。

 

金赫奎刚找到换登机牌的窗口,转过头看田野,这个人捏着手机低下头,咬着食指在想什么。

他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脸蛋,有点烫。

“想什么呢。”

啊?

田野抬头,看见金赫奎,哦了两声,抓住他的袖子跟在后面。

“你刚才想什么呢?”

候机大厅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田野把刚刚戴上的口罩又往上拉了一点,偏过头不看金赫奎。

“没什么,回家再说。”


-END

评论(4)
热度(98)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