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需要的话

※请勿上升真人

 

※世界观承接《爱斯基摩症候群》

 

李汭燦的家在本市,双休日虽然会住在学校里,还是免不了被念子心切的妈妈唤回家。田野本来躺在床上,听见下面传来的长吁短叹的有些好笑的翻了个身趴在床沿上,晃着两条小白腿乐呵呵。

“怎么?你妈妈又叫你回去了?”

“不然呢。”李汭燦回的有那么些没好气。

田野咂咂嘴,翻身面朝天花板:“都大二了你妈妈还这么粘你,真羡慕。我现在假期回家没待两天就要被赶回来。”

李汭燦仰头盯着田野床板的纹理:“我和知勋哥约了周末出去。”

“兄弟……你指望我一个刚失恋的对你说什么。”田野很是无奈。

“我想问,还有二十分钟上课,你去吗?”

“你让我裤子不穿去上课?”

这是田野的失误,不知道怎么想的把自己所有的衣服扔进洗衣篮,仗着前一天solo赢了赵志铭指使他去洗衣房洗衣服,自己在宿舍睡觉。等田野醒过来找衣服穿发现自己没裤子了。

李汭燦倚着桌子笑呵呵:“我借你一条?”

“你的裤子太骚了。”

李汭燦瞄了一眼一柜子牛仔裤和窄脚运动裤,呵呵哒。

“摸条萝莉的穿?他的挺正常。”

“他的裤子太短了。”

得了你就是不想去上课吧。

李汭燦多少是有些担心的,不过田野整天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这个关心要从哪里下手才行。他叹气,把柜子一关,拎着行李箱往外头走。

“那我走了啊,周日见。”

田野挥挥手,倒头躺下。

 

李知勋坐在宿舍一楼的长椅上,靠着旁边不知道谁留下的玩具娃娃打瞌睡。李汭燦拖着箱子下来正巧看到这一幕。快上课了楼道里没有人,李汭燦四下张望了阵,掏出手机给李知勋拍了一张。

——咔嚓

“汭燦……做什么呢。”

李知勋被快门声吵醒,一手揉着后脖子一手揽住李汭燦的腰往自己这边靠,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哥,我上课要迟到了。”李汭燦收起手机,一只手捏住李知勋的,拍了拍,“走了走了。”

“你自己下来太慢了吧。”

李汭燦走在前头,李知勋拉着李汭燦的行李箱跟在后面,赶时间的关系脚步有些匆忙。

“哥昨天晚上在做什么,这么困。”

“看文献啊。”

“哥不是保研了吗?还这么忙。”

“我还要复试啊,你以为。”

李汭燦咬着奶茶吸管,盯着李知勋手上拎着的面包袋子,又可怜兮兮的看了眼李知勋。后者装作没看到一样,加快了步子。

 

紧赶慢赶李汭燦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赵志铭坐在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听见后门开关的声音回头,招了招手。李汭燦拉着李知勋坐过去,最后一排只有靠窗的位置空着,一个前面摆着教科书一个压着电脑包。李汭燦接过箱子推到椅子后面,坐在靠内侧的位置。李知勋挨着他,拍了拍赵志铭把他的电脑还回去。

“我还以为你要翘了大物和你的知勋哥落跑。”赵志铭偏过半个身子说,“田野那小子呢?”

“光着屁股不肯起来。”

赵志铭呵了声:“他现在这么消沉啊?”

李汭燦想了想,摇摇头。

“昨天半夜他在看直播,”李汭燦顿了顿,神情凝重,“复变函数的。”

赵志铭一副被雷劈的表情,嘴里念着变天了变天了,转回身。李知勋觉得这样的赵志铭很有趣,在李汭燦面前的草稿纸上唰唰地写。

他怎么这表情。

因为田野以前最烦的事情就是数学啊。

李汭燦压低声音回答。

李知勋点头,忽然觉得有些渴,捞过李汭燦的奶茶吸了一口,又放回去。

不过我看你挺喜欢数学的啊。李知勋继续写道。

李汭燦盯着黑板正在演算习题,余光扫到李知勋写下的字迹,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他把演算到最后的答案画了个心形的圈儿,在李知勋的笔记下面留下这么几个字。

哥是数学系的ace。

你啊。

李知勋揉乱了李汭燦的头发,瞧着李汭燦整理发型带着不解的眼神望向自己。李知勋托着下巴轻笑,笔在刚刚的演算过程中圈出几步。

“公式带错了。”

 

李汭燦下课后和李知勋一起去公交车站等车,一路送到地铁站,李知勋这才拍拍正低头玩手机的小家伙的头顶,安安心心放人离开。

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李汭燦敲手机的力道变大了些。

回家的车程有些长,一路颠簸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家。他把行李一扔自己扑进了沙发里,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一巴掌拍在李汭燦的屁股上。

“你小子知道回来了?”

“妈……”

李汭燦翻过身,对上母亲笑眼盈盈,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汭燦啊。”

李汭燦保持沉默。

“有女朋友了吗?”

“没。”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沉默。

“要不要……”

“妈我困了先去睡觉了拜拜!”

李汭燦拍拍屁股手一挥,朝着卧室的方向冲进去,门一关,装作没有听见身后母亲略带无奈的阻拦。

 

知勋哥,我被我妈逼婚了。

收到李汭燦的消息时李知勋正在图书馆翻文献,嘴里含着一口水差点全喷在书上。他心有余悸地咽下,自打认识这小子之后每天都有莫名的惊喜,他想。

然后?

我逃进了卧室。给你发消息。

李知勋不知道该怎么回,于是发了一串省略号。

所以呢?

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知勋哥。

李知勋简直能想象到此刻手机那头鼓着腮帮子若有若无笑着的李汭燦。

汭燦啊,你还记得那天吗?

 

彼时的李汭燦,举着自己offer的打印稿在自己面前撕得粉碎。

恭喜知勋哥保研,所以我似乎没必要去国外了。

李知勋知道,李汭燦为了申请这所学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需要的话,就算跪在阿姨面前也可以啊。

李知勋回了消息,把屏幕反扣在桌面上,认真看书。


-END

太困了草草结尾抱歉。

评论(3)
热度(45)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