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J'AI ENVIE DE VIVRE AVEC TOI

⊙▽⊙比心

季三哥我是许诩啊:

设定及世界观来自 @李夏如 的爱斯基摩症候群,戳这里观看前文。


这里是续集。然而。。。


我文笔真的差太多【捂脸】


祝大家,天天开心。【捂脸】


01


“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樱花的花语是等你回来,桔梗的花语。。桔梗难道不是吃的么?!”田野把眼前扣过去的花语大全重新翻起来看。


白玫瑰是放在心形盒子里哄女生开心的,薰衣草是放在枕头里有助睡眠的,樱花是给女孩子拍照用的,桔梗应该是用来腌咸菜的。


有点烦,背这个东西还比做大物题还难。


在金赫奎走后的一段时间里,田野都变得很安静。


李汭燦和赵志铭想着拉他出去喝顿酒,舒缓一下心中的郁结。被田野的一句我没有难过打发了。


事情的转变从田野口渴又懒得刷杯子直接拧开赵志铭桌子上绿油油的瓶子开始,咕咚一大口进了嘴,嘴里面的味道就像小时候摔了一跤后啃到地上混着泥土和草的味。


田野在洗手间里一边漱着口,一边干呕着。眼泪刷拉拉的流满了整张脸。


大口喘着气推开门的时候,看到李汭燦一脸担忧的一手端着水,一手拿着纸巾,看着他。


“兄弟,你怀孕了么”


怀你妈,你才怀孕了,你全家都怀孕了!!!


李汭燦看田野表情复杂,吞了口口水给自己压压惊然后开口


“这学期交换生名单出来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上面有你”


“?????我没报名啊!我也没填过资料啊!!”


“赵志铭报的,他本来想自己随便报一下。结果登了你的校园网账号”


“你可别说是他的学校?”


李汭燦没有说话,但是脸上视死如归的表情回答了田野这个问题。


一个学校,但不是一个校区。


那就等于遇不到。


飞机落到腐国地上的时候田野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既来之则安之。


02


在看到学校安排的交换生宿舍以后田野想赶紧的买张机票再飞回去。


过来接机的学长看着田野一脸嫌弃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学校附近的公寓住宿环境都很好,你是公费的交换生,不用担心学费,所以在外面打一份工就能租的起个不错的房子。”


初到那天晚上田野睡得非常不踏实,隔壁宿舍的两位小哥呻吟的声音扰的田野睡一阵醒一阵。


田野在那天晚上梦到了去年夏天狭小的床,紧贴的身体,梦到了金赫奎的眼睛。


可以么?


可以。


第二天一早田野起来呼噜了一把脸,就出去找房子。


落地窗,浴缸,烤箱。


除了贵,没有缺点。


迫于生计,田野只能打工。


花店的老板是个中国姑娘,大方的开出了可观的工资后,把花店交给他和男朋友出去玩儿了。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痛苦的背花语的一幕。


“桔梗的花语到底是什么来着,是无望的爱啊?”


03


门口挂的风铃叮当一响,田野抬头看过去。


手忙脚乱的碰倒了咖啡打翻了左手边那本诗集。


慌乱的忙着把倒霉的书从咖啡里拯救出来的时候,金赫奎一步步走向他。


田野攥紧了手里的纸巾“好久不见,金赫奎”


“十二支康乃馨,要粉色的。”


田野有些机械的包着花,实在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金赫奎会出现在这里。


说好的不是一个校区呢。


直到晚上电路课教授后面跟着的金赫奎抱着一摞书他才明白。


这个人,升职成助教了啊。


教授说了什么田野大脑一片空白,他直勾勾的盯着坐在第一排的金赫奎的背影发呆。


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黑色染成了棕色,这里的东西这么难吃不知道吃了什么饲料肉眼可见的还胖了起来。


小说里的你好像瘦了也长高了大概都是骗人的。


有点思念他清瘦的背影,淹没在人群中的模样。


那时候自己说了句什么来着,好好生活还是好好学习。田野记不太清,但是金赫奎肯定没有听见。


教室里的一阵哀嚎吵醒了田野的胡思乱想。


万恶的作业。教授眯着眼睛慈祥一笑,把布置详细事项的事情交给了金赫奎。


金赫奎老师拖了个堂,田野在心里骂了好几句。


04


17岁那年田野曾一个恍惚不小心撞到了金赫奎的胸膛。


田野红着脸低头被对方揉乱了头发。


19岁这年又一次撞到了对方,对方叹了一口气,嗡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好久不见”


一束花上的康乃馨怎么摆都不对劲,田野急得把花抽出来,溅出来绿色的水撒到了刚刚写好祝福的卡片上。


风铃在一响,金赫奎穿着正装出现在店门口。


松软的芝士蛋糕和散发着香气的摩卡咖啡摆在了眼前。


“给你的”低沉的气音发在耳边让田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是不是没吃晚饭?”。


想到自己因为金赫奎的拖堂来不及吃东西田野就忍不住怼金赫奎


“金赫奎,你来这以后身体是不是不好”


金赫奎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肘部轻轻曲起。上臂的肌肉隆起,小臂上面起了好看的青筋。


“身体很好啊。”


“那你为什么对我说话总是有气无力的”田野戳了戳金赫奎的肩膀。


“诶?你该不会是来了这里腐败了吧,太累了?肾虚?”


金赫奎扬起自己的眉毛捉住田野戳在自己肩上的手。


“我有气无力?”金赫奎顿了顿“你是不是还没谈过恋爱”


“我哪里比的过你,迷妹众多”


“我还肾虚?”


记忆回到了夏天炎热的夜晚,干涩而嘶哑的声音,喷洒在颈间炙热的气息。


耳朵的温度无法控制的上升,手从金赫奎手里抽了出来,抓的纸袋哗啦啦响。


“谢谢你的蛋糕,我还要工作,不多留你了”


“这里除了我还有别的客人?”


没有没有,这里不仅没什么客人,我还因为没什么客人快要付不起我的房租。


05


不过可能是托了金赫奎的福。


花店里总会出现一个女生。每周过来买一束玫瑰或者一束百合。


有时候女孩子看着金赫奎一本正经的对着田野扯皮。脸藏进花束后面笑的眼睛弯弯。


金赫奎有时候是让他讨厌的,可是他带来的客人都是大把大把行走的生活费。


拿着剪刀剪着玫瑰花花刺的时候,白色的绣球花出现在眼前。


“好看么?”


“好看”以为是送给自己的,田野刚想伸手接过来,金赫奎背过身,一只手插在兜里,摆摆手。


“走,跟我一起送到学校礼堂去”


“你不是遛我呢吧”


“当然不是,今天学院里开会。这可是要放在每位老师桌子前的。”看着田野迟疑的表情,金赫奎又补了一句,“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还没交作业的事情告诉教授”


“我这就去”


田野抱着一束绣球花的捧花在后面跟着,金赫奎捧着大捧的花束在前面引路。


接受着一路女孩子粉红渣渣的目光的注视,直到看着金赫奎把所有的花束摆好只剩自己手里的这一束。


你就是遛我呢。


“尴尬了,买多了”金赫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那就送给你吧”


哦。看在作业的面子上,我真的无法反抗。


田野开始回忆,绣球花花语什么来着。


“白色的绣球花代表希望”


田野的本子上是这么写的。


希望么?那还是希望老师给个A+更现实一点。


看着田野离开的背影,金赫奎的眼角弯起了愉悦的弧度。身后的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拍上了他的肩膀。


金赫奎回头去看,是自己的学长。


“这个人,就是你之前喝多了那次说的那个?你一听说他要来,马上申请当他的教授助教的那个?。”


金赫奎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喜欢为什么不告诉对方呢?”


“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心思。我知道黑板上老师写的复杂的求极限题的答案,知道怎么把电路板安的更漂亮,知道写下的程序运行是否正确。但是”金赫奎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很不想承认


“我不知道两件事,明天和他”


“说到底不过是怕表白被拒绝了吧”


金赫奎手一歪差点把领带扯下来,好像有一种心事被挑出来见人的感觉


“你可以直接用用别的语言表白嘛,他知道意思不就知道你心意。不知道你还能随便编个意思糊弄他。”


06


蝴蝶结在手指上下翻飞时打的漂漂亮亮,伸手把一大捧玫瑰花递给眼前的女孩。


“包好了,你男朋友还真是幸福。”


“不对哦”女孩子摊开田野的本子,把头发掖到耳后


“桔梗花的花语不是无望的爱,桔梗花开,幸福降临。抓住即是永恒,抓不住才是无望”


接过女孩递过来的本子,发现对方清秀的字迹划掉了那段无望的爱写上了另一行字


“永世不忘的爱”


女孩接过田野递过来的玫瑰。


“送你了,小哥哥。你一直都有喜欢的人吧。那祝你幸福哦,我明天就要回国了,保重啦”


女孩子摆摆手直接离开


把包好的玫瑰重新打开,拿了个花瓶在收银台前插花。


他是,优秀的学长。不管在哪里都像一道光一样温暖身边的人。


他是,优秀的助教。马上就要成为老师,去照亮别人的道路。


门口风铃叮当一响,金赫奎出现在门口,带着桔梗花的花束,他开口


*“ J'ai envie de resteravec toi


Toutela vie, de rester avec toi”


田野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收银台上被泼上咖啡的诗集。想到了女孩子对他说的那句话


桔梗花开,幸福降临。抓住即是永恒


于是他开口


*“J'ai envie de vivre avec toi


J'aienvie que tu sois près de moi”


*部分来自


J'AIENVIE DE VIVRE AVEC TOI


  我欲与你一起生活


文中含义


J'ai envie de rester avec toi


我渴望与你耳鬓斯摩


Toute la vie, de rester avec toi


一辈子,与你耳鬓斯摩


J'ai envie de vivre avec toi


我渴望和你一起生活


J'ai envie que tu sois près de moi


我渴望你在我身边



评论
热度(76)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