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爱斯基摩症候群

※请勿上升真人

 

※大学生设定


※谢谢我的三,锅还是我来背所以就不圈我的三了【




 

用一句话来形容信工学院学生的未来:

人傻,钱多,活不久。

田野入学之前对这句话没什么实感,直到一进去大一第一学期他们在上课隔壁人文院在出门乱嗨,他们在考试外院的人早就撤了干净,大一第二学期所有人都因为课多而纷纷退社团逃课就信工的学生活蹦乱跳说着和上学期也就多了两门,举着扑克牌和医学院的家伙们在图书馆角落斗地主……

他开始觉得迟早要完。

大一结束分流专业的时候田野果断选了学分少一些的通信,掰掰手指一算终于可以多一个休息日心里美滋滋时,教务处传来的课程表让他差点把手机砸了。

“怎么了?”李汭燦听见身后的动静,摘了耳机凑过来瞄了眼,伸手拍了拍田野的肩膀。

“加油。”

“加油你个大头鬼啊你这个叛徒!!!”

田野想起李汭燦举着手机对自己展示某世界百强名校offer的时候那一脸得意的神情。怎么又一个啊。他看英文字母头疼,直接问李汭燦被什么专业录取了。

食品科学与……

说人话。

天天吃东西的。

田野抄起手边的物理学砖头本……扔进了书包。

 

下个学期李汭燦就走了,田野这边还在复习期末考李汭燦在那头看美剧闲的长毛。过两天就开始考试,田野刷卷子刷了一半没了兴致,勾起钥匙说自己出门吃饭了,李汭燦躲在蚊帐里嗯了声,田野摇摇头走出门。

出宿舍楼的时候金赫奎已经在楼下恭候多时。金赫奎大二,是田野的直系学长,也是田野他们班的辅导员助理。他们两个的认识起源于某大型端游,田野报道之前还面基过,当然知道金赫奎是自己导助的事那要等到田野军训结束正式开始上课了。

“怎么今天这么慢。”金赫奎和上手里拿着的单词本,轻轻敲在田野的头顶。

“被李汭燦气的……啊他都不用考试了为什么还要在宿舍里祸害我啊!”田野的头发被自己抓得一团乱。

“他不用考试?谁说他不用的?”金赫奎跟着也揉了一把田野的头顶,油乎乎的,蹙眉把手往田野衣服上抹,“他不去了啊没告诉你吗?知勋哥保研了。你怎么不洗头的啊小混蛋……”

“哇你这个学霸哪懂我们这些劳苦人民。别说啊李汭燦真的没告诉我……”

田野咬着指尖碎碎念,念李汭燦的痴情念这毒辣的太阳,他走在金赫奎的斜后方拉住他的衣摆,走的小心翼翼。

金赫奎不是很关心李汭燦的事,现在眼下是喂饱这个小祖宗。

“吃完饭我帮你补习突击。哪里吃?黑街还是食堂?”

“二食吧想吃辣的。”

田野装作没瞧见金赫奎鼻头颇有存在感的青春痘,半个人挂在金赫奎手臂上往前走。金赫奎眨了眨眼叹口气,蹬鼻子上脸。

“你这小子。”

看来这痘痘一时半会儿没法消了。

 

吃饱喝足田野瘫在椅子上不乐意动,拍了拍肚皮发出满足的谓叹,金赫奎连拖带拽也没挪动半分,撑着后腰很是无奈。

“起来啊,你不是要考试吗?”

“啊不想动啊……”

田野支起双手,成向上扬起的形态。他就着这个姿势伸了个懒腰,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双唇张开又闭和,习惯性抿起嘴角,手臂还撑在半空中。

金赫奎挑眉,手臂穿过田野的腋下在背后合拢,收紧,胸口贴着胸口,站起身一个用力把人从椅子上带起来。

“诶!诶诶!!”

田野没做好准备就被金赫奎直接从椅子上抱起来,双脚离地不说还转了个圈儿,看金赫奎坏笑的样子显然不花点力气没法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你吃什么了这么重?”

“刚吃饭啊!!你别闹放我下来!哥,赫奎哥,对不起!求你了!”

这是食堂,就算两个人特意窝在一个不显眼的小角落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人看到。田野脸皮薄经不起视线,压低声音求饶,手掌在金赫奎的肩膀上拍打着,脸红透了。

金赫奎这才把他放下来,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端着两人份的餐盘。田野垂着脑袋乖乖跟在后头,揪着金赫奎的衣角一言不发。

金赫奎还了餐盘,往身后一捞就把田野圈在了身前。从食堂回宿舍要路过女子公寓,楼下站着蹲着的男孩子有不少,不耐烦地踢着石子儿。

田野朝那些人努努嘴:“惨啊,这么大热天。小姐姐也是舍得。”

“啧……我今天也在楼下等了你这么久。”金赫奎这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这、么、大、热、天。”

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田野话锋一转,谈论起今天的天气。

 

回寝室田野被金赫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别误会,精神上的。大一时的学年前十不是运气,田野握着笔记笔记的手压根没停过。金赫奎端着书说的慢悠悠,从整本书的知识点架构到考点到重点题型的思路,两个小时的内容量大概是田野刷一晚上卷子都没法达到的。

——啊!!谢谢赫奎哥!!连懒腰都是爱你的形状!!

田野嘴甜,举起手围出个心型,金赫奎戳了戳因为动作关系露出的腰部皮肤,田野蜷起身子,哈哈大笑。

李汭燦拎着一袋子吃的喝的开门进宿舍就是两人这幅嬉笑打闹,神情复杂得把袋子里的奶茶一杯一杯放在桌上,分掉,也带上了金赫奎的份。

金赫奎有些好奇为什么会有他的,但没开口,谢过,帮田野把他的那个插好吸管给他。

“你去哪里了李汭燦?”田野嘴里咬着红豆,嘴角上扬。

“和知勋哥见了一面。”李汭燦坐下,戴上一半耳机,“对了碰到萝莉,说不用给他留门他要刷夜。”

“一到考试就抱佛脚,平时干嘛去了。”

“又不是谁都像你,有个赫奎哥。”

田野看了一眼李汭燦,他低着头咬着吸管刷手机,没在意田野这边的情况。

是是是,眼里只有李知勋,哪看得到面前摆着的学长啊。

田野没出声,咬着唇型取胜地辩驳。金赫奎看着只叫人发笑,手上的卷子又锤到田野的胸口上。

“喝完看书。”

 

不得不说学霸还是有学霸的方法。田野抱着水杯笔袋从最后一门的考场里出来,一路小跑到学院楼去等金赫奎。考试这天格外的闷热,兴许是心情不错,一向怕热的田野少见的没有抱怨天气,哼着歌儿窝进学院楼一楼的皮沙发里,任由穿堂风呼啦呼啦得吹,刚刚跑步出的汗全粘在手臂上。

金赫奎和同学一边讨论考题一边下楼,转角的地方就瞄到了瘫在沙发里的小家伙,加快了脚步。

“等很久了?”

田野被突然贴上脸的冰饮料冻了个机灵,转头正好对上金赫奎似笑非笑的眼神。眉头一皱没等金赫奎说什么便把他手里的饮料抽走,拧开罐子灌了一口。

“我考完了,你呢?”

“考完了。”

“今天去我宿舍打游戏吗?人来就行电脑外设从他们俩那里借就行。”

金赫奎盘算一下似乎接下来除了打包放假滚回家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

“那先去超市买点吃的,不想叫外卖。”金赫奎把田野的水杯笔袋放进自己的包里,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往外走。

“是你不会用外卖软件吧?”田野比金赫奎矮半个头,只能扬起脑袋看他,笑的贼兮兮的。

你啊。金赫奎知道田野是指上次帮他点外卖结果送到自己家里去的糗事,紧了紧箍住他脖子的手臂,听见对方的求饶才装作“放你一马”的样子十分不情愿地放开。

从超市采购一趟拎了三个大袋子回来,两个重的全给了金赫奎。赵志铭本来在床上躺着打盹,被震天响的踹门声惊醒,也躺在床上的李汭燦嘭得一声坐起来,隔着蚊帐和把脑袋探出遮光帘的赵志铭对视一眼。

你去,离床近。

不,累。

接下来三天奶茶我包。

成交。

赵志铭钻出帘子下床,李汭燦继续躺平,手指啪啪啪地在键盘上敲动。

用三杯奶茶换赵志铭跑腿一次ovo

李知勋秒回了他一排省略号。

“兄弟拆房子呢?”赵志铭大爷门一开就瞧见拎着袋子大汗淋漓的两个人——哦不,只有金赫奎一身汗,田野这个甩手掌柜在低头玩手机。

田野幽幽得抬起头:“我差点以为你蹲坑掉进去了想着要不要捞你。”

赵志铭让开了位置,哫了口唾沫:“得,你又压榨学长了。我们院的小姑娘看到了又要嗷嗷叫了。”

“不是把我人道毁灭了?”田野想想那群妹子的眼神就有点后怕,帮金赫奎卸了东西仰起头冲着已经一溜烟爬上床的赵志铭,“对了你电脑和外设借我。”

“左边的柜子里,别搞乱了才收好的。”赵志铭探出脑袋笑的贱兮兮,“得了吧那群妹子巴不得隔天就听到你和你亲爱的金学长领证的消息。”

真的?

你问我我哪知道。

赵志铭把头缩回去,田野撇撇嘴,正准备把两台电脑都搬到床上去,转头就看见李汭燦扒在床沿的脑袋。

“赫奎哥你今天住这?”李汭燦问。

金赫奎正在把东西分类,只嗯了一声。李汭燦点点头,指了指桌子上的头挂式耳机:“田野,帮我拿一下谢谢。”

田野顺手帮他递了上去:“要睡了?”

“嗯。通宵复习,最为致命。”

“那我等会儿打游戏动静小一点。”

“不指望,你别一激动把床拆了就行。”

金赫奎站在田野身后笑他气鼓鼓却碍着两个补觉的家伙大气不敢出一下的样子。

上去之前田野把宿舍里的空调开了,遮光帘拉起一半留一半透风,支起床上桌一人霸着床一头坐着。他们俩又打开了先前他们认识时打的那个大型moba端游,两个人组队进入排队队列,等待的空挡金赫奎支着下巴查田野的战绩,有些意外。

“这几天没打?”

“考试吗这不是。被你压榨一天我回宿舍沾着枕头就能睡还打游戏。”

“你还要努力啊。会学习还要会打游戏。”

“谁和你一样,什么事都规划地这么完美。”田野的大拇指和手指拢在一起,“我要有你的这么一点点就好了。”

“你可以的。”金赫奎盯着他,“怕麻烦而已啊你这小子。”

田野嘴巴张了张,有些话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连打了三局田野说累了不想打,金赫奎也觉得眼睛疼便就此打住。电脑全搬到了床下,田野上来的时候拎了一大包零食,挂在床边的钩子上,两个人凑到一块儿,曲折膝盖,一副耳机一人带上一只,pad顶在膝盖上看游戏视频。

视屏上放的是某新网游的宣传视频,金赫奎在某个女性角色一闪而过的时候感叹了句真好看啊。田野瞥了他一眼,进度条往回拉了拉,屏幕上出现一位窈窕的女性,紧身制服,前凸后翘,梦中情人式的设定。

“哟,看不出来你喜欢这口啊金赫奎,很狂野。”田野笑。

“呵呵。”金赫奎讪笑。

“有感觉了?”田野凑近了些,咂咂嘴,“脸都红了。”

田野靠的有些近了,金赫奎甚至能一根根数清楚他颤抖的眉毛。

“你试试?”金赫奎拉远了一点儿距离,靠着床栏,手指绞着金属杆,指尖发白。

“试就试啊?”

之后发生的一切仿佛脱离轨道的列车,欲火的火星烧成连绵一片。汗涔涔的肉体交缠,田野死死捂住嘴唇让呻吟堵在嗓子眼里。

金赫奎捉住田野意欲退缩的脚踝,进入之前俯身,在田野耳边开口,声音低沉带着化不开的欲望。

可以吗?

田野合上泪汪汪的双眼,点了点头。

床架吱嘎吱嘎地响,空调呼啦啦地吹,压抑的低吼,偶尔能听到轻轻的鼾声。

小野猫从树枝蹿到这个房间的小阳台上,透过玻璃朝里面望了眼,摇摇尾巴又走了。

 

后来放暑假,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李汭燦跟着李知勋去外头玩了小半个月,返校的时候心情好的出奇。隔了将近三个月他又见到了田野和赵志铭,一个白了一个度一个又黑了一圈。

“怎么样啊假期?”李汭燦问。

赵志铭被拉出去打工,网游代练,偶尔简直跑跑场子打比赛小日子过得很惬意。田野在家窝了三个月,在这个艳阳天里白的反光。

赵志铭举着饮料坐在桌子上吹牛,李汭燦坐在位子上听着,他瞥了眼田野,总觉得这个暑假一过这家伙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直到晚上开班会,门外走近来一个不认识的人说上一任导主出国留学了这学期开始这个职位由他接任,李汭燦看见田野毫无波澜的脸才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等一回宿舍田野就被李汭燦死死抱住。

“兄弟!别想不开跳楼啊!”

田野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汭燦:“我为什么要跳楼啊?”

“你不是和金赫奎分手了吗?”

旁边看戏的赵志铭一听,跟着跳了起来:“什么?你们分手了?”

田野眨眨眼一脸茫然:“什么分手?”

“金赫奎不是去留学了吗!都不等你?”

“留学那是他老早就定好的事情啊,我早就知道。”田野又气又笑,“等等我什么时候和他在一起了?”

“你们没在一起吗?”李汭燦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连做……”

“没有啊谁和你们说我和他在一起了?”田野瞪了他一眼,赶紧打断了他。

赵志铭和李汭燦面面相觑。

“你不是喜欢他吗?”

“喜欢?我不知道诶。我只知道我曾经觉得自己离不开他。”田野摊开手,无所谓地耸耸肩,“但是又怎么样,我和他又没什么关系。而且现在挺好的啊。”

名份上,情理上,不过是普通的学长学弟罢了。

“他这么优秀的人,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大概要被导师念好久吧。”

李汭燦想起系里老头们的啰嗦嘴脸,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他是优秀的金赫奎,等着他发光发热的人除了我还有大把大把的,我不可能指望金赫奎因为我的一句喜欢他就留下来吧?再说了,这家伙的心思我哪里猜得到啊,万一人压根对我没这心思岂不是满盘皆输。

所以我没法开口告诉他,我喜欢他。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李知勋倚在门框上,手里拎着一袋子水果茶。

李汭燦看了看田野又看了看李知勋,果断地跑向后者。

重色轻友,田野和赵志铭同时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别跑啊有你们的份。”李知勋晃晃手里的马夹袋,视线在两人中间徘徊了一阵,最后停在田野身上。

 

——金赫奎出国前一周。

李知勋大半夜被金赫奎一个电话约出门,两个人去了一个大排档,他打着哈欠看金赫奎一个人一口一口灌闷酒,在金赫奎准备叫第三瓶的时候制止了他。

有什么话说吧,喝酒伤身。

哥……帮我照顾好田野。

为什么?他不是你的人吗?

谁说的啊。我和他什么都不是。

金赫奎又灌了一口,举着空酒杯笑了。

“留学的事情我很早就告诉他了,如果他说出了那一句话,我大概会和汭燦一样选择留下吧。”

这种好意我怎么辜负地起啊哥。

李知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喜欢他的事。”李知勋晃了晃杯子里的汽水,“我听汭燦说你们两个还做了,吵了他一晚上没睡。”

“没有人会平白无故让你上的吧?”

金赫奎想到这儿反而笑了。

“我哪知道那小孩啊。你知道第二天早上怎么样了?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我哪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玩一次结果玩大发了。”

“哥没听说过相爱的人是注定没法做朋友的吗?我和他之间的友情……呵……一年多呢。”

你啊你啊,注孤生吧你。李知勋恹恹地想。

 

爱是寂寞。

李知勋推了推眼镜,拍了下立在自己旁边李汭燦的脑袋。

“拿着,我走了。”

他手插着口袋,摆摆手,离开。

 

田野不知道为什么想起那天去送金赫奎。

再见。

他背过身,朝自己挥挥手,淹没进人群里。


-END


评论(23)
热度(96)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