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单纯一个段子?

给 @阿凉o( =•ω•= )m 的生贺。生日快乐呀。

※请勿上升真人

从正大广场出来天已经黑了个透。田野插着口袋跟着大部队浸在冷风中,插在口袋里的手捂了又捂却还是泛起一阵一阵的寒意。他环视周围,周围站着几个女孩子,从大楼里就一直跟在身边,她们的脸蛋被风吹的熏红,衣服单薄,显然冷得够呛,然而在田野眼神扫过来的时候还是适时地扯出了微笑,低声和伙伴交换着激动。

可能是今天犯下太多失误心情不大好,再加上天气太冷全身凉飕飕的,田野没有那个闲情雅致去打起120分的经历回应这些女孩的热情。保姆车没让他们等太久,田野第一个钻进车里,早就开好的暖气笼住全身,冻得生疼的手被热气熏得发麻,却也让他找回点精神。

“辛苦了,今天吃什么小子们?”

比赛在下午,照例中饭这顿就省去了,早上又是一觉睡到出发前,自然没早饭这一说。比赛时神经紧绷没感觉,一天下来除了含糖饮料和咖啡胃里空荡荡的,现在被这么一提才感到饥肠辘辘。staff的手机停在外卖界面上,让他们一个一个传过去点餐,传到田野这的时候他先把手机扔给旁边李汭燦身上,自己眯起眼睛,靠着李汭燦的肩头,昏昏欲睡。

“你吃什么啊?”李汭燦点好了,把手机在田野的面前晃了晃。田野一抬眼皮,是熟悉的店名。

“就上次吃的就行。”说完他又合上眼。

李汭燦哦了一声十分娴熟地翻菜单点进购物车,传给下一个人。他瞅了眼田野,双颊熏红,整个人又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担心。

“生病了?”

“没有,不想说话啊李汭燦。”

李汭燦看他眼睛睁开又合上,脸上泛起无名的烦躁,忍不住戳了戳田野过了个年又鼓起来的小脸蛋儿。

“诶,iko,你有心事。”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尽管察觉到语调微妙的不同,然而田野权当李汭燦中文不好分不清语调,嘟囔了句“好好学中文啊”便沉沉睡去。

从浦东开车到闸北时间够长,前脚外卖拎着两只大塑料袋放在前台,后脚保姆车便开进了大院。车刚停稳田野便被李汭燦摇醒,迷迷糊糊地下了车,和他一起放了外设,再一块儿去前台拿外卖。一圈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的分食物,田野拿到属于自己的这一份便和李汭燦赵志铭混在一起,打开饭盒安安静静地一口一口扒着。

李汭燦在吐槽赵志铭比赛时强行越塔的失误,赵志铭反过来细细算起李汭燦一局空了多少个大招。两个人唇枪舌战正打着火热,说得太激动饭粒被喷了一桌子,到底是中国多成精了,赵志铭争不过,一巴掌糊在田野的背上。

“诶,田野,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田野刚咽下最后一口饭,被赵志铭一巴掌差点整个吐出来。他止不住地咳嗽,手掌忙跌不停地把慌慌张张递水的赵志铭拍开。

“我去赵志铭你搞什么啊……滚滚滚让开我扔东西。”

被饭里的辣酱呛到,田野两眼冒着泪花,收好空盒子和餐具扔到垃圾桶里,拿了盒维他奶又坐回去。

“你们吵什么啊吵,都在玩蛇?等着复盘挨骂吧你们一个都少不了。”田野手指敲了敲桌板,用力吸了一口,正等着两个日常怼人的家伙反驳,没想到是赵志铭眨了眨眼睛的感慨。

“兄弟,你现在吃饭怎么那么快啊?我还没吃完呢。”

“谁都像你?快点吃完打排位去了。”田野又吸了两口,把瘪掉的盒子放在桌上,低头玩起手机来。

赵志铭看了还剩下一半的饭盒,又看了看田野,干脆把筷子戳进饭盒用筷子头撑着下巴,盯着田野低垂的眉眼慢慢地开口:“别说,你以前吃饭闹腾的和什么一样,现在这么文静,啧啧。”

“文静那是形容我的吗?”田野颇无威慑力地瞪了赵志铭一眼,“我以前吃饭很吵?”

“有,和赫奎哥打架。”李汭燦补刀。

田野准备捏起盒子的手顿了顿,嘟囔了句:“有这么吵吗……”

“你们两个,两句话能闹十句出来。”

田野冲赵志铭眨了眨眼。有吗?

李汭燦拍了拍田野的肩膀,无声地确定。

几个月之前,金赫奎没走的时候,田野和金赫奎自从凑了一屋日常生活基本绑了一块儿。金赫奎一训练就忘了吃饭,胃不好,自从某次胃疼发作田野便开始压着金赫奎吃饭。他喜欢坐在金赫奎的对面,金赫奎扒拉几口开始玩手机企图离开就能被最快地发现,按着他继续吃。

“啊,iko,睡得多,吃得多,像猪。”

金赫奎举着一个咬着一半的包饭盯着对面埋头扒拉包菜的田野,举起筷子用大嘴走A的手速从他盘子里戳了一个肉丸子,啊呜一口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含混不清的念叨。

最早的时候田野很杵金赫奎,因为资历因为年纪,后来混熟了也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互怼渐渐成了日常。

那是田野盘子里最后一个丸子,虽然食堂是自助餐式他们没吃够完全可以再去盛,但田野就是犯懒,嘴里的包菜囫囵吞下。

“呀,金赫奎……”

田野来一句金赫奎能回一句,田野噼里啪啦说一通金赫奎简简单单几个字就能让他跳脚。啊啊金赫奎你真的不当人啊!吵不过金赫奎,田野瘪着嘴戳盘子里干掉的饭,在金赫奎半带调笑的讨好目光送来一份肉丸,放在他手边。

“bali(快点)!We need more rank.”

啊真的烦。金赫奎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吐不出一点好听的。田野泄愤似的咬了口肉丸子。

“真是,好久没听你那么闹腾都不习惯。不过那个陪你闹腾的也回去了。”

赵志铭收了盘子,招呼李汭燦去双排。田野抱怨为什么不带他,赵志铭捏着怪腔学了句:感受一下王者的空气。

哦,对。

毕竟你们不懂王者的空气多好闻。

“啊,无敌真的寂寞。”田野开了电脑打了个哈欠。

“哟,野神无敌了。”赵志铭帮腔。

兄弟间的玩笑话大家都习以为常,随即半个训练室都闹出笑声。事件中心摆出一副“说错什么吗”的表情,打开客户端没多久一个聊天框就在底下闪啊闪。

KT DEFT:mvp

KT DEFT:good

田野勾了勾嘴角,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

iotd005:zzz

iotd005:win hard

iotd005:tq

KT DEFT:...

KT DEFT:小崽子

田野噼里啪啦随便乱回了一串毫无意义的韩文,点了排位。金赫奎ID旁边的绿灯转黄,田野展开好友列表,又关上,看着对话框一时半会儿没有回他便关掉了。

有点无聊啊。

王者的排位等待时间太长,田野晃着椅子左右摇,旁边海成珉已经开了一局,自己看了一会儿,中规中矩的对局,有些没劲。

他把好友列表开了又关,指针在金赫奎的ID旁边转了一圈又一圈,点开又关上。

想要去找他的时候却有些踟蹰,不知道要聊些什么。

生活?金赫奎说的也只是一些琐碎的日常细节,什么妈妈去哪里了吃了什么谁在旁边这样的话题,自己未必感兴趣;工作呢?处在对立面的两个人有什么好谈的;游戏呢?聊着聊着又要互相怼起来,自己还怼不过他。

诶,无聊。

刚打完比赛算是有小半天休假,手机难般带在身边。田野四下张望,没人在注意他,抓着手机背对着门口摆弄。

正好看见一条新微信,来自金赫奎,时间是十五秒前。

发的是一串拼音,问他吃饭没有。

吃了。田野懒懒散散地回着,金赫奎的回复来的也很快。两个人的话题从今天吃了什么渐渐地到秀起段位分数来。

田野盯着天梯里金赫奎将近四位数的分数,咬牙切齿。

再努力啊。长辈式教训的口气田野并不是很接受。

别排到对面啊,专杀你。田野长期以来的经验,熄灭金赫奎的嚣张气焰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两个人一来一回地聊着,耳机里想起找到对局的提示音反而把田野下了一跳。刚打完比赛田野想搞事,排到了打野,往下一看,呦呵这谁?KT DEFT。

排一起了。田野笑着告诉金赫奎。

等来的是金赫奎的语音邀请。

“We go bot?”金赫奎问。

田野嘴上说着不乐意,对话框里还是询问辅助愿不愿意换位置。辅助原本就是玩中路的,自然应允。锁定女枪后田野听见耳机那头压低声音的笑,田野有些莫名,问他怎么了。

放几波好大招……

金赫奎回国中文忘了干净,单纯学着语音语调,很是别扭却有几分神似。

哇,you noob xiba.

说着骂人的话,尾音却是愉悦的上翘。

“诶,野神和谁聊天呢?眉飞色舞,很开心啊。”赵志铭推了推趴在他椅子上的童扬。

“不是女朋友,没有。”李汭燦摇头。

“金赫奎吧,打游戏连麦。”童扬拍了拍赵志铭,“走了,感觉帮下好点。”

没有八卦觉得没劲,赵志铭又埋头栽进游戏里。

也只有和金赫奎玩游戏能得瑟成这样了小样儿。

赵志铭咂咂嘴,被从训练室角落弥漫开来的愉悦感染了一般,十分愉快的惩戒掉河道蟹,往下路摸去。

-END

评论(1)
热度(58)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