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驼妹】一个好吃的故事 · 甜死人不偿命的巧克力


※请勿上升真人


※其实这是个我的食谱安利【x


※会是一个系列文,想吃什么写什么嘻嘻



新春快乐么么哒=3=


「甜死人不偿命的巧克力」



田野对上海的冬天只有三个印象。

风大,雨多,网络差。


前一天的天气预报还显示着今天是个晴朗的好日子,田野咂咂嘴关了网页,瞅了眼窗外淅沥沥的雨丝扯了扯短袖的领口——基地内是开了空调四季如春,但阳台却终日笼罩在一片低压压的乌云之下,没法洗衣服等于没法换,两天没洗澡多少有点烦躁。

其实只是一部分借口。

田野歪了歪脑袋,许元硕刚刚关电脑上楼了,环视一周,训练室的空位大多是跑去休息了,而呆在训练室里的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在看视屏,毫无愧意的游手好闲着。

“meiko,你进了吗?”

关了网页的明凯侧过半个身子问。

田野收回盯着姜夏云的屏幕的视线,手指在鼠标上轻敲几下,摇摇头。“没有没有。”


Q:为什么他们这么闲?

A:国服爆炸,VPN爆炸。


时针转了一圈后金赫奎睡眼惺忪的出现在训练室,一边拉椅子一边熟练地操作鼠标行云流水般开出一排窗口,再一溜烟关掉,忿忿地踹了下垃圾桶。

“诶诶,金赫奎,别拿垃圾桶撒气啊。”

金赫奎脸上挂着不耐烦的神情。无所事事的感觉对于一个训练狂魔来说多少有些难以接受。他随手开了一个网页,双手交叉撑着下巴,盯着屏幕上帅气的男主单膝下跪,眼神却是空洞无味。

啊啊,真是甜的发腻。


田野舔了舔嘴唇,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

“好想吃点甜的啊——”

明凯应了声:“出去吃?”

“下雨啊不愿动。”

田野垂下脑袋,伸手在金赫奎的零食箱里扒拉两下,有一盒牛奶饼干和一大块巧克力,来了主意。

“做饼干吧要不?”

这话实在有些少女心,在训练室的人不约而同的朝田野的方向看,包括金赫奎,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不相信。

毕竟是糙老爷们,非要正儿八经的做点西点田野实在是没有点这个技能,但非要说吃点花样出来,他还是做得到的。

“金赫奎你跟我过来。”

话音刚落,田野起身,拉着满脸不情愿的金赫奎不由分说拖到厨房。


基地厨房很大,什么都有。田野翻了一只大铁腕,一个一次性杯子,保鲜袋,锡纸,两个勺子和擀面杖,把材料一股脑塞给金赫奎。“外面等着。”他冲金赫奎努努嘴,自己找到水壶把水烧到冒泡泡,倒进大铁腕,端着它啪嗒啪嗒跑到外面。

“你把巧克力扳碎扔到杯子里,然后隔水化开。”田野把勺子塞到金赫奎手心里,“慢慢搅。”

这是个轻松地差事。金赫奎扳碎了巧克力扔进被子,细长的手指撵着银勺的顶端,稍稍使力压着巧克力。水温很足,没多久巧克力就开始软化,变成浓稠的浆状,散着好闻的香味。打圈圈的机械重复有些枯燥,他于是得下空一边动手,一边把视线分给坐在旁边的田野。

田野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盒草莓,洗干净之后一个一个用纸吸干净水分,整整齐齐的码在铺好的锡纸上,等全部的弄好之后又拆开饼干的包装,把饼干掰成几瓣扔进保鲜袋,用擀面杖轻轻滚了几下,倒出来,继续掰开另一块。

金赫奎看他动作如此熟练有点神奇,“很会做啊。”

“啊……和同学学的。”

田野大概给金赫奎讲起自己一个同学为了讨喜欢的女孩欢心特意拉着几个兄弟跑去DIY工坊的事情。

“我兄弟说,男人动手做甜品,第一次是要给自己喜欢的人献出去的。”田野处理好最后一块,指了指金赫奎手上的碗,“拿过来。”

金赫奎听话的递给他:“你有了吗?喜欢的人。”

田野摆弄勺子的手一顿,咳嗽两声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算吧。”


巧克力完全融化后泛着漂亮的棕色,用的是牛奶巧克力,热乎乎的空气蕴着香甜。田野把饼干碎倒进巧克力浆里,充分搅拌,捉着草莓叶竖直向下浸入浓浆里,提起,沥干了巧克力酱后摆在锡纸上。

“要试试吗?”田野举着一个草莓伸到金赫奎面前。

——啊呜。

金赫奎一脸无辜的鼓着腮帮子看着满脸无语的田野。

“啊啊算了算了你吃吧吃吧。”田野随手扔到手上剩下的草莓叶,他嘟囔了一声,“反正你也要吃的。”


都是些很简单的小玩意儿,几分钟后田野把处理好的草莓放进冰箱,和金赫奎一起收拾残局。

“等个十分钟就好了。”

田野自顾自地说着,袖子挽到上臂,细白的小臂在金赫奎面前晃啊晃。餐厅里是暖黄的吊灯,残留的是巧克力的香甜,金赫奎只觉得有些恍惚,干脆放了手。看会做事的人做事是一种享受,田野此时兴许就属于这个行列。

“呀,别偷懒啊。”

一个愣神,田野一块抹布砸过来,金赫奎闪身一躲,引得对方哇啦哇啦地抱怨。

小小的拌嘴上升成亲昵地肢体触碰,倒水的赵志铭路过餐厅,两个跳跃的影子映在磨砂玻璃上。

“啧啧,青春。”来自赵志铭的少年老成。


等田野停下来笑的有些喘时他终于想起了冰箱里的草莓,一路小跑地冲到冰箱门口,拉开门戳了戳草莓,表面的巧克力已经完全凝固,摸上去有着明显的颗粒感。

“好了。”

他装进盘子,锡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举起一个感叹了一句……

——这可是我的处女作啊。

田野的手位置刚刚好够到金赫奎嘴边,后者想都没想直接咬了上去。巧克力外壳是浓厚的甜,饼干碎的加入给清脆的口感平添了一份小惊喜,当季的草莓足够新鲜,果汁的酸甜混着巧克力的香甜,有一双白皙的手轻柔地捧住了自己的心脏,小心翼翼的收紧……

怦然心动的味道。

金赫奎睁开眼,田野半张着嘴一脸对自己如此举动的不满。


——第一次是要给自己喜欢的人献出去的。


在田野欲言语之时,金赫奎勾起嘴角,眼睛眯成漂亮的弧线。

“田野,很甜。”


-END

评论(5)
热度(66)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