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DeftxMeiko】失格 04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现实向,脑洞大OOC

※你没在他们的采访或者新闻稿里看到的东西都是我瞎杜撰的

※有bug有bug有bugQUQ龟速注意。


-04


那天聚餐上田野睡着后做了个好梦,梦见他成了首发,梦见他拿了冠军,梦见了爸爸妈妈,梦见了很多很多美好而甜蜜的小心思。兴许是睡得太熟,他连最后自己一觉起来为什么面对的是上铺的木质床板都毫无印象。伸手摸了摸枕头边没找到手机,坐起身在桌上找到了,二十多条QQ新消息提示都是来自昨天戛然而止的对话。一条一条看完回复了,田野扫了眼时间,十点半,比平常晚了些。

虽然说基地规定的起床时间在十二点,大家似乎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共识,从九点开始就三三俩俩洗漱咬着面包开始训练。田野冲了个澡套着件薄毛衣就晃出来了,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大家果然都已经起来,围在客厅的茶几坐成一圈,茶几上放着一只锅子,里面是热腾腾的白粥,周围大大小小的碟子是各式各样的小菜。

“田野你起来了。”童扬蜷着腿坐在沙发上,伸着手招呼他过来。

“今天什么日子啊?你们等会儿中饭还吃吗?”田野接过其他人递过来的碗筷,找了个空当就地坐下,扫了一圈感觉少了谁,“Deft他们呢?”

“训练室,没买泡菜榨菜什么他们吃不惯。中饭吃啊,喝粥又不管饱。”

田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扒了两口又塞了口榨菜,鼓着腮帮子两眼眯成弯弯的形状。“好开心啊……”

明凯被田野这副太容易满足的态度给逗笑了,“你的追求呢就这么点?”

“吃饱睡好就好,我很好养活的。”田野咬着东西含含糊糊地回答着。

“诶诶你快学学这小孩子,多好,看看你叼成什么样子了。”

“呀你别笑了一桌子喷的全是渣渣!等会儿你收拾!”

不同于训练室里剑拔弩张的严肃气氛,踏出那道门都不过是二十上下半大的小伙子,谈星星望月亮思绪飞到外太空。田野咬着筷子跟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戳了戳旁边的童扬,“童队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你睡着了叫不醒,Deft把你背回来的。”童扬想起什么似的噗嗤一笑,“你是没看到他那表情,经典。”

“啥玩意?”

“哎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收拾收拾训练去啦!你去加件衣服,房间里开了空调外面没开出来会冷。”


童扬端着空碗翻过扶手径直走向厨房,田野一头雾水,草草吃完放了碗筷就去了训练室,果然看到金赫奎坐在电脑前,一手撑着头一手握着鼠标,不知道在看什么。田野从自己桌上堆着的零食里抽了一盒pocky,走到金赫奎身边递给他。

“Thank you.”

金赫奎正在专注于电脑屏幕,田野的突然出现让他吓了一跳,面对少年充满笑意的眼神有些茫然,伸手接过打开包装,自己咬了一根之后拿着包装袋开口朝向田野,示意一起吃。

“Why?”金赫奎随口问了一句。

“For……”

等了半天没了下文,金赫奎把放在电脑屏幕上的视线放回田野身上,意外的发现这孩子红了脸颊,扭捏的揉着袖口,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什么。

我要怎么说谢谢他背我回来?万一我睡觉流口水蹭到他身上呢?啊不对我没这习惯……啊啊啊我哪知道我都睡着了QUQ……

“For what?”金赫奎问。

“For nothing.What are you looking?”

这么说着田野就凑上去看,一屏幕的韩语他一个字也看不懂,只能从几张配图大概知道是和游戏有关。


金赫奎反应过来的时候田野的半个脑袋挡住了屏幕,稍微往前倾身,还能闻到薄荷叶的香味。刚洗过澡吗。金赫奎伸出手揉了揉田野的脑袋,还有是些湿润的手感。

“Meiko,get your hair dry before rank.”

金赫奎的手搭上来的时候田野以为他是想把自己按回椅子上,正准备直起身子的时候却听到他这么说。金赫奎的声音很轻,又是软糯的调调,没认真相处过不会知道他是个执着到钻牛角尖的性格。他对田野这么说的时候也是这样轻轻地糯糯的,但当田野看向他的时候却在脸上读出了一丝愠怒。

他在担心我啊。

金赫奎看田野坐在那里没动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以为他没有听懂便起身出去了。半分钟后田野看到金赫奎回来了,手上还拿着吹风机。他从一排座椅后面走过来,在离得最近的插座插好电,开吹风机,拉过田野坐着的椅子转了个圈和他面对面,撩起侧边的头发细细的吹着。

热乎乎的风洒在脸上时田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头向下垂着的关系他只能看到金赫奎的下半张脸,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再念些什么。他想说让他自己来,话到嘴边却被发动机呼噜呼噜的响声卷了进去。金赫奎办事算利索,试了试觉得差不多不至于感冒了就关了吹风机,插头一拔走出去放好再坐回来继续看网页,和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嘛。

田野摸了摸还留有余温的发顶,心口闷着的小感动咕嘟咕嘟冒着泡儿。他对金赫奎说了谢谢就回去训练了,等rank的时候他打开QQ改个签。

被人惦记的感觉。

打下最后一个句号,田野挠了挠脑袋,咧嘴一笑,还是删掉了打好的句子,只留下一片空白。


-TBC-

评论(8)
热度(35)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