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一个周叶小段子

就...随手一个周叶段子。

因为最近在复习历史就很想写民国...有时间就随手了一个。

也没什么剧情的意识流,作为一个理科生搞这种风花雪月的事儿我尽力了...

要知道打文档的时候我旁边还开着做脊蛙的视屏,没有脑袋的青蛙一蹦一跳的,脑袋里反复转着“要写去脑不能写砍头割头切头各种头…………”

好了我不恶心人了...继续看生物了...

“大少爷,周先生来了。”

“哦,让他上来好了。”

周泽楷等候片刻,正盘算着接下来的安排,便看到侍者从二楼下来,右手收在腹部的位置,微微颔首。

“周先生,大少爷在书房。”

“谢谢。”

周泽楷点点头表示了谢意,挽着毛呢大衣就这么上了楼,擦得锃亮的皮鞋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拐了个弯顺着幽深的走廊,顶头的位置有一扇彩色琉璃窗,今天天气好,阳光大咧咧的洒进来,映出或红或黄的暖色调,横在走廊与木门之间,虔诚的守护着一方小小的净土。

深吸了口气,周泽楷扣了扣门,听见里面的人说了句“请进”才深吸了口气,扭开门把锁——

“你来了,小周。”

房间的摆设换成了最近兴起的西洋式,除了几只红木大书柜沙发和小桌换成了刷上白色的藤编型的,铺上白色的蕾丝边桌布或者驼色皮草,倒有那么几分西方的罗曼蒂克。

周泽楷进来的时候叶修正缩在沙发上看书看书,一身白布长袍在膝上披着块黑色绒毯,撑着下巴冲着周泽楷笑。

黑与白,天使与魔鬼。

在教会时牧师总说天使象征善良恶魔象征污秽,两者只可取一不可相容。

但此时的叶修,明明是那样的干净,却让周泽楷徒生了种邪念,像只猫儿爪子在心尖尖上挠啊挠的。

“嗯,下午好,叶修。”

“呵呵呵,你能来就好,客气什么。”叶修放下书,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别站着了。”

周泽楷从善如流。他放下大衣,双手虚握搭在膝头,抿着唇看着对面的叶修泡茶。他鲜少看叶修摆弄这些物什,白润的指尖撵着紫砂茶壶,都是些极温润、极美好的存在。

一时间的心猿意马。

“沐橙送来的龙井,虽然不是什么极品但也是好茶。”

叶修轻轻一笑,把盛有茶水的白瓷杯推到周泽楷面前,笑吟吟地等着对方品尝。

周泽楷奇怪的瞥了他一眼,托着杯子抿了口,温润的茶水顺着喉头流过,留在舌尖尽是甘甜。

“好茶。”

“那是,毕竟是杭州的骄傲不是。”

叶修的笑容太过笃定,周泽楷不可否置地耸耸肩,放下茶杯,幽深的眸子看着叶修的。

“今天……”

“啊,我还没和你说。”叶修看出周泽楷的疑问,干脆的接了话茬,从长袍袖子里抽出两张邀请函,压在桌上,“美国来的邱特夫人邀请我去她的茶会,是今天晚上。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和你一起去。”

叶修顿了顿,撑着脑袋看周泽楷,嘴角勾出一个难以觉察的笑容。

“邱特夫人家花园修地漂亮,今天正巧十五,月亮圆着呢,不知道小周愿不愿意同我一道共享美景月色。”

为什么语气里带着如此笃定。

周泽楷颔首,沉思了一会儿,对上叶修的眼神,满满的骄傲。

“乐意之至。”

※关于paro的解释,看月亮这个梗衍生自夏目漱石的“今夜的月色真美啊。”这句话,暗戳戳的放闪光弹你们喜!欢!吗!!!

评论
热度(22)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