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肖戴】一寸相思

这是之前参肖戴本《Mr.&Mrs. Xiao》的文,2015年的第一发先来除个草w

要Final正修罗呢...我真的没有在偷懒是没时间!!!!

※私设,OOC,小学生文笔

※原作背景,各种设定有,手癌欢迎捉虫QAQ


-

You are the soul, the last of my dream.

你是我生命最后之梦。

-

戴妍琦有个小秘密。

她喜欢着他们雷霆的队长很久了。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荣耀职业圈的女选手有个专门的群,比起专业切磋什么的谈谈美妆电视剧聊聊淘宝八卦才是常态。电竞圈一半以上都是腐妹子,以一票战队主力为中心,不断挖着各个队的八卦,暗戳戳的出个本子什么的满足脑洞,不用多说拥有画画技能点加持的戴妍琦自然也是主力军之一,还大打着肖ALL肖大旗横行霸道,坦言没有肖队的本子不是完整的本子。

那时群里的妹子们纷纷起哄开玩笑,说戴妍琦是不是喜欢他们小队长。

戴妍琦本身就是爽朗的个性,自然没有否定,反而低声下气的请求各位好姐妹帮忙保守秘密千万别说出去。

虽然本人答应的倒是爽快,等关了聊天窗口后小妮子的脸颊腾地热了起来,呼哧呼哧冒了热气。正值冬休,俱乐部除了零星几个工作人员只剩下戴妍琦过完年从家里逃出来的本地人。发了会儿呆肚子便咕噜咕噜开始抗议,戴妍琦吐吐舌头,抓上帽子外套就往外走,刚锁上门转身便撞到了谁。

“对不……诶?队长?!”

戴妍琦揉了揉眼睛,确认站在自己面前这个满眼含笑的男人的确是十几分钟之前众妹子口中的男主角后不免惊了一下,脸颊绯红眼神慌乱。

“队……队长!!你怎么回来了?”

“在家反正没什么事。你怎么还在这里?没回去?”

“回去过!又回来了……”

“这样啊……你脸怎么红成这样?发烧了?准备出去吗多穿点衣服。”

“啊啊啊啊没事就是有点热拜拜队长!!”

小妮子噼里啪啦说完就滴溜溜跑没影了,留下肖时钦一个人抬头望着头顶的中央空调发呆,统一控温怎么会热呢?别是真感冒了才好。

戴妍琦一路小跑转到雷霆后面的排档坐下,刚点了几个菜准备坐着吃完再回去就被寒风刮了个正着,冷飕飕的灌进脖子里。一面懊恼着怎么出来太急忘记戴围巾了,一面略带歉意的拜托店家还是快点打包带走。

现在已经将近11点,本就是过年的时候,原本热热闹闹的街头也只剩下零星人影。戴妍琦把手插在口袋里,拉链拉到最上头,缩成一团打抖。风太冷,呼啦啦几下便吹散了少女心头火热的悸动,周围太安静了,戴妍琦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刚刚在走廊里和肖时钦的一番对话,无奈的笑笑,隐隐的期待跟着呼出的白气消散在冷冽的空气里。

刚刚的我,一定像个傻瓜一样。又被他看到自己的这种样子了呢。

戴妍琦把手伸进衣领,指尖勾住一条牛皮绳往外拉,尽头上拴着一个银质圆环,外围刻着GLORY和雷霆的字样。这是戴妍琦在肖时钦重回雷霆之后定做的,全队每个人都有一个,算是欢迎他们的队长归队,平常就拿跟绳子拴住挂在脖子上。

轻轻捏住圆环,表面暖暖的,经过良好的保养依然像新的一样。戴妍琦把它举高了些,对准光,内圈两个细细的字母便显现出来。

L&L

这个刻痕,只有两个戒指上有。一个是戴妍琦的,一个是肖时钦的。

这是戴妍琦的私心,也是她的小秘密。

队长……我喜欢你啊。

肖时钦,我喜欢你。

-

戴妍琦离开后,肖时钦直接回了宿舍,稍作整理打扫后便坐到阳台上向外看去。

这是肖时钦从青训营就有了的习惯,静下来的时候就到阳台上吹吹风,好安安静静的想想事情。

肖时钦的宿舍阳台正对着雷霆背后的一条小吃街,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小巷子在节假日举国团圆的时候不免冷清了下来,只剩下零星灯火照亮了小半条街。

就这么看着,肖时钦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戴妍琦。

肖时钦听说过女大十八变的说法,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体会,但从嘉世回到雷霆,看到戴妍琦之后,他算是彻底感受了真切。

从15岁到18岁,对于女孩来说逐渐成熟的最重要的三年,除了最后的蜕变,肖时钦都可以说是亲历者。

记得第一次见到戴妍琦的时候,她还是个扎着双马尾带着天生自然卷爱穿各种粉嫩色系的小姑娘,人也开朗爱笑,凭着一腔不知天高地厚的热血向着自己的梦想冲着。而现在,小姑娘变成了小女人,自然卷的黑发染了栗色烫成大波浪,上上的批在肩上,倒是多了份温婉妩媚,虽还是那个开朗的个性,只是岁月的划痕让一切慢慢沉淀,学会了收敛,少了份张扬罢了。

现在的她,更可靠了。

肖时钦按了下胸口的位置,被金属搁着生疼。这个指环,是戴妍琦送的,说是庆祝队长归队的礼物。

那天,女孩笑的很开心,露出两排白灿灿的牙齿,见肖时钦收下便咯咯咯地笑起来扑到他身上晃着,嘴里喊着:“最喜欢队长了!”

这句话女孩喊了很久,久到肖时钦早就已经习惯了,久到肖时钦已经把她当做一种女孩子式的撒娇,久到听到这句话都不免有些隐隐的疼。

肖时钦喜欢戴妍琦。

说起来这件事还不是肖时钦本人的自觉,而是因为苏沐橙。

那天,他在嘉世训练结束,习惯性上QQ,就被方学才的弹窗刷了个满屏。怎么说都还是前队友,这么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抱着这种心情肖时钦点开了,呼啦啦的棕色加粗字体就这么一股脑儿冲了过来。

消息发的很多,每条也很长,但大多都是一个意思:小戴今天又哭的很厉害,我们很想你,队长你会回来的对吧。

肖时钦还是有些在意的,连忙回复问小戴怎么样了。

他还记得,自己离开那天,戴妍琦抱着一堆土特产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眼眶通红像个兔子一样,笑着打趣道“队长你走了一定一定不要忘记我们啊。”

他当然没有忘记,戴妍琦嘴唇上发青的齿印,为了忍住不哭,很疼吧?

没多久方学才又噼里啪啦打了一堆过来,肖时钦正准备看呢,一团阴影便隆下来,微卷的发尾扫着鼻翼,痒痒的。

是苏沐橙。

“这么关心小戴啊,喜欢她?”

原本只是随口的一句玩笑罢了,肖时钦甚至只需要哈哈两声糊弄过去——他都没这么做。

被苏沐橙一问,肖时钦反而愣住了,捂住心脏的位置,有种情愫在叫嚣着,破土而出。

反而换苏沐橙呆了。

这件事之后两人默契的保持了缄默,于是肖时钦这点小心思便被好好地藏了起来,一直到后来嘉世解散肖时钦重回雷霆,都没人再提起过。

-

肖时钦归队大家都很开心,戴妍琦的笑容也渐渐多了起来。程泰闲着的时候拉着张奇咬耳朵,说看看小戴自打队长回来之后整个人跟春天来了似的,灿烂的紧。

方学才在后面幽幽的添了一句,小戴一直喜欢队长你们不知道吗。

两人大惊,从哪看出来的?

废话戴妹子天天喊着“最喜欢队长”以为是闹着玩的吗?

诶!我还以为只是女孩子喜欢撒娇罢了!

诶诶这可不对,小戴是真的喜欢队长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我猜队长对小戴也多半有意思,小戴天天晚上哭的昏天黑地的那阵子最担心她的可是队长啊!

诶……

话说……队长站在那里看我们。

张奇指了指距离他们半步的肖时钦,三人在boss狂暴前脚底抹油赶紧跑路。

肖时钦抱臂环胸沉思一阵,转身朝训练室走去。

没有很多时间容他们随意放肆了。

第十赛季,雷霆一举打入季后赛,也就此止步季后赛。

没过多久,第十赛季结束,兴欣夺冠。

总决赛肖时钦跟着一众大神去看了,结束之后他一个人又回了场馆,站在舞台最中央的位置,仰首环视。

冠军……啊。

对于电竞选手来说,26岁开始就已经是职业暮年了,自己在这个舞台上拼了那么久,也快要走到头了。

还能打几年呢……

“队长?”

“妍琦?”

“在这里一个人干什么呢,感觉很无聊啊。”

戴妍琦双手插着口袋,轻轻一跳蹦上舞台,走到肖时钦身边,向下看去。

“什么人都没有……”

“有你啊,妍琦。”

诶?

戴妍琦下意识看向肖时钦,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那双眼里饱含着笑意。

“雷霆有你啊。”

吧嗒。

好险。

没有管戴妍琦,肖时钦深吸一口气,语气浅浅的:“我想带雷霆拿次冠军。”

所以那之前,等我好吗。

戴妍琦挠了挠头,暗自苦笑,收拾起多余的情绪,她狠狠地点了点头。

“好!”

“走吧妍琦。”

“嗯……”

到底还要藏多久呢?这份心情。

指甲尖掐在感情线上,留下一个半月牙形的白痕,松开,没多久便消失不见。

-

第十赛季结束之后发生了好多事,比如说叶修又一次宣布退役,彻彻底底告别了大家的视线。

又比如说正当各个战队以为可以好好备战下一个赛季的时候,接到了来自国际荣耀联盟的邀请,参与国际赛,呼啦啦抽调12个战队主力,拉到B市封闭式集训,准备前往苏黎世大杀四方,将五星红旗高举在世界上空。

肖时钦,苏沐橙,楚云秀,这些各职业的菁英,自然而然成了第一人选。

“真是不让人省心。”集训休息的时候,楚云秀撑着下巴如是说道。

“可不是吗,只要有一个别扭就彻底是个悲剧了,作吧。”苏沐橙晃了晃手中的空杯子,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摇,“这种走极端的结局,还是要点助攻啊。”

坐在另一桌的黄少天搓了搓手臂:“诶苏妹子和楚妹子说什么呢感觉很深奥啊你们有人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诶看你们这个样子就是不知道啊真好奇呢……”

“只要不是和什么本子有关就行了,想想上回被折腾的够惨的。”张佳乐一脸不堪回首的捂住了脸。

肖时钦两声赔笑,心想我们队还有个妍琦在呢你们这多久才见一回啊。

王杰希很快意会,向肖时钦投向悲悯的目光。

肖时钦嘴角抽了抽,推了推滑下鼻梁的镜框。不止一次在戴妍琦的电脑上看到自己R18漫画片段的他对这些多少有了抵抗力,但他丝毫不知道,其实两个女孩子的谈话中心,正是在内心无力吐槽的自己。

“要怎么助攻啊?双向单箭头……”楚云秀搅了搅咖啡,褐色的液体混上奶泡的白绕成一圈圈的形状,“小戴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心情不好咯,问她也不肯说。”苏沐橙耸耸肩,“不过我猜,多半和雷霆冠军有关吧。别看肖时钦一副温吞样,野心还不是一般人能比得起的,和张佳乐一样,对冠军的执着有过之而不及呢。”

“可能吧……反正,也快到休息的时候了。”

楚云秀摊开五指,又收紧握了握,苏沐橙神色一暗,低头啜了几口橙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

“我们回国那天……是七夕?”

“对啊没错。”楚云秀兴致缺缺地抿着咖啡,忽的灵光一现,“你的意思说……?”

“对呀!!秀秀一定知道我在想什么的!!”

“感觉不错啊!!”

“快快快!!顺便奴役一下那个小家伙!她一罢工多少本子得窗掉啊!”

…………

…………

隔着两张桌子的肖时钦和身在W市的戴妍琦同时打了个喷嚏。

是空调太冷了吗?不知道队长现在怎么样。戴妍琦拿起手机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放下。

感冒了吗?夏天是容易着凉,妍琦这个喜欢开空调睡觉的孩子不会感冒了吧。肖时钦掏口袋找手机却掏了个空,想起是被放在宿舍了也就作罢。

得努力拿到冠军呢。

要夺冠啊,队长。

-

滴滴滴。

——小戴小戴!

——诶?云秀姐?

——秀秀让我来!小戴,我和你说哦………

——……好。

-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中国队。

GLORY的字样跳出屏幕的时候,肖时钦是极度疲惫的,比起兴奋,他首先感到的是涌上双手的疲惫感,紧绷的神经放松后一瞬间的沉溺。

赢了。

妍琦知道,会很开心吧。

肖时钦钻出游戏仓,看着场馆内被举起的国旗,不知为什么最先想到的是少女粉嫩的脸庞,嘴角上扬的都是熟悉的弧度。

苏沐橙从旁边的座位钻出来,看了眼肖时钦,拉住楚云秀低声耳语:“一副怀春的表情。”

楚云秀淡定拽着苏沐橙离他远点。

颁奖典礼过后便是一阵狂欢,这些日子压抑的激情趁着理智的外衣拉开个小口的空挡一个劲儿喷发出来,也顾不上明天下午就要赶飞机东西还没理,开了啤酒香槟逢人就碰杯,风卷残云般就剩下几个空瓶儿和横七竖八的尸体。

电竞选手酒量普遍不行,肖时钦算是里头的异类,吹了一瓶半黑啤还能坐在沙发上脸不红心不跳谈笑风生。宴席过半喝酒烧上脸的选手们三三两两支撑着回房间休息,会客厅瞬间宽敞了不少,只剩下不喝酒的苏沐橙和叶修,还有依然清醒的肖时钦。

剩下的都是老熟人,叶修要了饮料和点心,三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坐着,聊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肖时钦有了种隐隐的压力感。

“明天就回家了,带着冠军,开心吗?”叶修问。

肖时钦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到B市那天是七夕节呢,这个戒指要是作为气息礼物送出去也是挺浪漫的。”

苏沐橙指的戒指是冠军队的奖品,铂金的,除了统一的GLORY字样,内圈还会刻上持有者的姓名和编号,装在蓝色法兰绒的盒子里,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

“你要送给谁呢沐橙,事先和哥报备过没啊。”叶修支着脑袋,笑道。

苏沐橙朝叶修吐吐舌头,转脸问肖时钦:“你的准备送出去吗?”

被突然问及的肖时钦自然没想到,短促的一个“啊?”发出。

叶修冲着苏沐橙挑眉,“小肖还没找女朋友,给谁送去啊。”

苏沐橙嘟着嘴把玩着手里的戒指,慢慢吞吞地说着:“不一定要是女朋友啊……告白也是不错的定情信物啊……我把我的荣耀送给你!想想就很燃!”

“少看点电视剧……”

聪明如肖时钦,这两句暗示意味过于浓重的话不用问肯定是对他讲的。抿了口果汁,肖时钦率先告退,留下淡定喝茶的叶修和嗑瓜子的苏沐橙。

“你说他会懂吗?”苏沐橙把自己的戒指递给叶修,“送你了。”

“他要不懂那战术大师的位子是好让出来了。哟沐橙对我这么大方啊,铂金戒指随便送啊。”

“等你送我更好的咯。”

叶修抬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发顶,笑得宠溺。

-

第十三赛季结束后,肖时钦正式宣布从雷霆退役,队长一职交由戴妍琦接任。

比起肖时钦转会嘉世的悲伤,此时的雷霆反倒显得一番和乐融融。不可能说没有不舍,只是电竞圈更新换代淘汰太快,比起沉醉于过去更重要的还是正视眼前的现实,更何况……

肖时钦在宿舍收拾行李,这么多年下来在这方小小的空间里也积攒了不少回忆。墙上挂着一张照片,是第十二赛季雷霆爆冷夺冠时拍的。戴妍琦庆功宴那天少见的穿了小礼服,盘起了长发,勾着肖时钦的臂弯缓缓入场,下巴抬成一个高傲的角度,像极了傲视群雄的女王。

程泰咂咂嘴,说小戴这里没外人犯的着吗。

戴妍琦三秒破功,踹飞了12公分的细高跟,白嫩的脚掌踩在宴会厅软软的地摊上,像个孩子一样追着程泰和帮腔的张奇半场跑。方学才在后面紧张兮兮的喊别摔着诶别撞到那边的花瓶很贵的,跟个奶爸似的。

肖时钦见他们开心也就没有去阻拦,捡起被扔下的高跟鞋坐到一边,眼神直追着女子的身影到处跑。

他可没有忘记刚刚戴妍琦拽着自己的时候全身都在抖,显然是还不能驾驭这种高度的高跟鞋。

像个孩子一样。

——叩叩。

“队长,你好了吗?”

收好相片,肖时钦回头便看到靠在门上的戴妍琦,简单清爽的短袖衬衫热裤细高跟,长发剪短了些挽起成了个小小的马尾巴。他走上前,轻轻抱住戴妍琦,手掌顺着手臂向下滑,找到对方的,扣住无名指上两枚款式相同的戒指闪闪发光。

“好了。以后雷霆交给你了啊。”

“嘿嘿嘿~好!等会就过去吗?我还要开个会,你一走事情全落到我头上了。”

戴妍琦嘟着嘴抱怨道,空着的那只手蜷在肖时钦胸口的位置画着圈圈,像只慵懒的猫儿。肖时钦也乐得听她抱怨,扣着对方的脖子先是简单粗暴吻了个够,舔舔嘴唇松开她,手指在额头上轻轻弹了下。

“才上任就抱怨那以后怎么办啊你。我先回去收拾,你结束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戴妍琦点点头,门外新来的小队员被差遣来跑腿叫她去开会,这才不舍地分开,喊着等我电话离开了。

肖时钦蹭了下嘴唇,上面粘了点唇彩。

唔……换了吗。

他想。

肖时钦还是蛮感谢苏沐橙的,至少说没有他应该就没有现在的生活。

苏沐橙也蛮郁闷的,那天回国,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后,戴妍琦按照预想出现在候机室。肖时钦见了领了行李就把人拖走了,然后三个月之后在多方打听确认下才辗转知道肖时钦和戴妍琦在一起了。

回想起那段事儿,纵使是爽朗如戴妍琦,被问及在一起的经过也是小脸一红,嚷嚷着“啊啊啊这叫人怎么说啊”便用各种话题微妙的避开,绝口不提。而肖时钦这边,即使是叶修喻文州王杰希这群好事之徒轮番上阵,也是没能撬开这个心脏的嘴。

“在都在一起了,这么纠结过程有必要吗。”得知众人一系列行径后,张新杰如此评价。

好巧,肖时钦也是这么说的。

自己人开开玩笑斗斗嘴归为窝里横,毕竟公众人物还是有点自知的,所有知情者都默契的保持了缄默,任两人明里暗里放着闪光弹。

其中应该是至今单身的江波涛最为受伤,他的人际关系处理的不错,生日的时候大多数还是会送上一份礼物,自从肖时钦和戴妍琦在一起之后,礼物的署名从一个人变为两个人,注意到副队异样的孙翔表示,谁叫你生日在光棍节。

怪我咯?!江波涛内心无力的呐喊,做出了一副“诶为什么我手里多了瓶汽油诶那个打火机从哪来的”的表情。

反正全联盟的单身汉子对肖时钦怨念都蛮重的。

-

不过有件事大家不知道,这两人的进展远比想象的要快多了。

趁着退役前的冬休肖时钦带着戴妍琦回了趟家,一番折腾后算是承认了这个媳妇了。

“唔……妈妈真是热情……”戴妍琦躺在床上如是感叹。

现在两个人呆着的地方是肖时钦自己买的房子,离俱乐部几站公交的距离,出行也方便,平常假期没事也成了一个住处。

咳咳,虽然当时买房子的时候肖时钦给二老的交代是……婚房。

不过也快物尽其用了吧,第一次带戴妍琦过来的时候肖时钦这么想着。

这时候肖时钦倚在床头看书,经营管理类,他打算退役之后一边上学一边工作,趁着还能挥霍的时候好好拼一把,另寻一条出路。

“幸福的烦恼?”他随口说着,又翻了页。

“大概吧……唔要是之后住在一起简直不敢想象,每天就是活在各种惊喜中啊……”

戴妍琦滚啊滚,直接滚到肖时钦的身边,头靠着他的肚子蹭了蹭,叹了口气。

“哟你都想得这么远了?”肖时钦放下书,长手一伸把整个人捞进怀里。

两个人都刚洗过澡,头发还没干透,蒸腾着热气,熏着戴妍琦的小脸儿,红扑扑的。在她先前的印象里,肖时钦一直是儒雅而宽容的印象,两人交往之后,才逐渐发现肖时钦比想象的要小心眼很多——在关于自己的问题上,一直是较强势的角色。

就像现在,肖时钦摘掉眼镜,手肘撑着床板伏在自己身上,额头贴着额头,昏暗中只能看见他的双眼,映着自己的影子。

四片唇瓣不知怎么就黏在了一起,舌尖灵巧的划过贝齿,没来的止住的嘤咛溢出,两人分开时牵扯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戴妍琦的脑子轰得炸开,肖时钦看着自己的眼神太过温柔,所有的意识只得跟着沉醉下去。

“呐,我想要。”

肖时钦勾起嘴角,笑的人畜无害。

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

戴妍琦找不到。

一室旖旎。

-

都说生活啊,褪去了最初的激情,剩下的就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了。

两个人抽了个空领了证,戴妍琦拿着小红本一脸嫌弃地说就这材质还好意思收四块五,这做工多开关几次就坏掉了。

肖时钦在旁边笑,你还天天攥在手上不成。

戴妍琦很是认真的点点头,说着那当然,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肖时钦被我承包了!

你啊……肖时钦无奈。

退役了之后经由朋友介绍肖时钦在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做测评员,每天抱着一堆游戏软体做各种测试。戴妍琦则继续着自己的职业生涯,带着雷霆一度闯入季后赛,潇潇洒洒打破众媒体对于肖时钦离开会给雷霆一击重创的猜疑。

这时候联盟里三支季后赛冲击强队,烟雨兴欣雷霆,三家主将清一色女子兵,认真打起来却比任何男人都要强悍。

李艺博戏称,古有三国鼎立三分天下,今有三位女将横扫荣耀圈。

戴妍琦拿到报纸那天在肖时钦面前炫耀了好久,嚷着说你看你看我比你厉害多了。

是是是。肖时钦正忙着做一个新游戏的测评,两台电脑连轴转,脸被电脑屏的光熏得发烫。

戴妍琦显然并不满意这种敷衍的态度,扫了眼电子屏,是一款单机AVG游戏,CG做的很华丽,只是对于职业选手来说终究是入不了眼的。

跟着看了一阵,戴妍琦觉得有些晕,起身准备回卧室休息。刚站起来便是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踉跄了几步,差点撞到门框上。

“没事吧?”

肖时钦见状从椅子上弹起,扶住戴妍琦。后者摆了摆手站直了,冲着他笑了笑。

“没事,可能刚从S市飞回来累了。我先去睡了,你早点休息。”

“真的没事吗?脸色不好。”

温热的手掌贴上脸颊,肖时钦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戴妍琦就是这种人,永远只把自己最耀眼的一面展露给外人,什么苦什么难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看在眼里的肖时钦说不心疼都是假的。

“没事,只是累了。”

戴妍琦努力忽视腹部的不适,在肖时钦的搀扶下回房间躺下。

“晚安,我的公主。”

愿你做个好梦。

-

第二天一早起来戴妍琦拎着行李箱风风火火回雷霆,肖时钦起来只见到一条写着“我去打比赛了等我的好消息!”的短信。

肖时钦多少还是有些挂念,回了条短信说自己待机有什么事找他。

如往常一样洗漱,开车去公司上班,打报告的时候手碰到了马克杯水浇了一键盘,还好处理及时没有闹什么乱子。

但肖时钦就是感觉心里毛毛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快要发生。

压力太大想多了吧。

肖时钦又倒了杯水,专注于工作上。

公司的新游戏即将决定发售,肖时钦同技术部营销部的同事开了一晚上的会,再三确定了其中的细节,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戴妍琦今天主场对阵轮回,回家路上肖时钦开手机翻微博。比赛打得挺艰难,少了肖时钦的雷霆对阵现任荣耀第一人和斗神并存的队伍多少有些吃紧,单人赛连连失分的情况下稳住军心在团队赛力挽狂澜,最后打了个平手。

明天要复盘的话,今天应该就住在宿舍吧?不知道人有没有舒服点。

正这么想着,一个电话进来,乌拉乌拉唱着听不懂的歌词。

什么时候手机铃声又被换掉了?一脸黑线的接起,肖时钦还没来得及说上些什么就被对方焦急的声音打断。

“肖队吗?快点到医院来,小戴出事了!”

-

戴妍琦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她一个人在一个空荡荡的白色空间,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地上。

周围很静,也很陌生。

她看见不远处有道金色的光芒。

顺着那条路向前走,戴妍琦看到一个空荡荡的竹篮子,里面规规整整的放着软垫和小孩子的衣物。

是谁放在这的?她这么想着,伸手想要去捡起来,指尖还没碰到篮子边缘便感觉小腹一阵剧痛。

然后她醒了。

“唔……”

光很亮,周围是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肚子很疼,手被什么握住了。

“时……钦……”

肖时钦趴在床头睡着了,睡得很不安稳,大约是做了什么很不好的梦吧,眉头紧紧皱着。

怎么会在这里。

戴妍琦努力回忆着,今天他们和轮回对战,打了平手。打完之后感觉很累,想要去楼下买点吃的,刚走出楼梯口记忆就断了片儿,一段雪花片儿似的白。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平平的。

眼泪唰一下就落了下来。

“你醒了?诶,怎么,别哭了啊。”

大约是睡得很浅,肖时钦感觉到有细微动作的时候便醒了,一睁眼便看到自家妻子仰面躺着,眼里泛着泪花。

“我……”

戴妍琦眼中的无措肖时钦都看在眼里,他伸出手抹掉划下的泪珠,起身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圣神而虔诚。

“我都知道了。”

真抱歉,没能早早察觉。

事实上等肖时钦赶到医院的时候,戴妍琦已经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

“谁是家属?”

“我。”

上了年纪的老医生淡淡瞥了肖时钦一眼,叹了口气。

“尊夫人自发性流产刚送到我们医院,大人已经保住了小孩就……也进行过身体检查没什么大碍,估计是因为压力过大导致的。请问一下,尊夫人是做什么工作的?”

“电竞选手……”

“那难怪,让一个孕妇长时间接受辐射也是禁忌啊。”

“等等……前面您说……怀孕?”

“是的。夫人没告诉您吗?”

“没……”

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肖时钦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会儿进去看看吧。”

-

五年后。

肖时钦一身西装革履,坐在沙发上看一席红裙的戴妍琦打理头发。

这段时间戴妍琦圆润了不少,巴掌大的瓜子脸也鼓囊囊的,身材比起以前的精瘦反而多了点成熟的风韵。

做了妈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肖时钦感叹。

“爸爸妈妈!你们好了没!”

一个穿着蓝色海军服的小男孩儿撞开门,见肖时钦在沙发上便直接扑了上去,抱住。肖时钦念了几句又没脱鞋就直接上沙发,接着用手臂紧紧箍住。

小男孩就是皮,爸爸不让动那么就把爸爸当成了玩具,对着脸又捏又揉,看着留下的红印咯咯咯的笑着。

戴妍琦从镜子里看了个真切,最后还是把挽着的头发散下来梳顺,用夹子固定,便转身对着儿子拍拍手。

“小宝过来,别烦你爸爸了。”

男孩子粘妈妈,呼哧呼哧几下挣脱了肖时钦的束缚直接扑到戴妍琦怀里,挂着脖子安安静静的。肖时钦嗔怪地表示小子有了妈妈忘了爸爸,被戴妍琦笑话和个小孩子置什么气。

“好了吗?走吧。”

玩够了,肖时钦从沙发上站起,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这位美丽的女士,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聚会呢?”

“不许!妈妈是我的!”

小宝在戴妍琦准备伸手时抢先一步环住了戴妍琦的大腿,冲肖时钦吐了吐舌头。

肖时钦尴尬的摇摇头,居然被自家儿子给嫌弃了。

戴妍琦在旁边笑的花枝乱颤。

一派祥和

-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对于世界来说,你只是渺小的一体,但对于他来说,你便是全世界。

评论(4)
热度(30)
  1. 离夏李夏如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