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周叶刘卢】Iris 刘卢side

收入和 @坻尘 撸的新薄本《Iris》双CP推广志4篇中的一篇!

是本篇的刘卢side,还有周叶side【点我】...

天窗戳我  印调戳我

CP14.5首发!

求支持啊啊啊啊啊!!!!!!!!!


顺便一提lo主不接受谈人生w

----------------------------------------------------------------


刘小别还在上学的时候算过命,蹲校门口的老大爷举着本泛黄的小册子摇头晃脑的念着,说刘小别这名字一听清秀伶俐,便是一生清闲的命,也是这过于冷清,容易惹上杀伤之祸啊。

所以说迷信这种东西压根不可信,等到这么多年后,刘小别长大了,参加工作了,他才慢悠悠的明白这些。什么一生清闲乱七八糟的。刘小别蹲下身,躲掉一枚子弹,灼热的气息蹭着头皮呼啸而过。真险,他哫了口唾沫,这臭道士什么都没说准,杀伤之祸倒是一准一个,真是缺德。

刘小别一按保险扣,甩掉空弹夹换上新的,心里默默地给那个臭道士打上了32个差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深谙墨菲定律教义的刘小别此时面对愈来愈多的敌人只是喘着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耳麦里沙拉沙拉的电子音扰得他心烦意乱。他猛地转身,抬手干掉身后企图偷袭自己的家伙,呼呼地喘着粗气。看向叶修的方向,那个男人还是一副懒散的表情,但手上愈来愈快的动作反而暴露了他的焦急不安。

他自己何尝不是呢?

刘小别有些懊恼,回想起数小时前,周泽楷、叶修、卢瀚文和他偷偷跟着嫌犯潜入这拉斯维加斯的地下迷宫,顺着蜿蜒曲折的暗道玩跟踪,最后不小心迷了路。杵在岔路口,四人大眼瞪小眼纠结了一阵,最后还是卢瀚文打破了沉默。

“要不……分成两组两个两个一起行动?”

这个提议得到四人附议后,在叶修的安排下,他和叶修,卢瀚文和周泽楷一组,继续探路,为了保障安全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通信报告位置。

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直到一小时前双方突然失去联系,无论叶修如何呼叫终究只有沙沙的电子音。

“啧,今天还真是不走运。”地道地方太过狭小,想要逃跑无疑只有扫平障碍的唯一选项。叶修抬手瞄准前方突然冒出来的敌人,爆头,朝刘小别打了个手势,往前跑。

刘小别叹了口气,紧紧跟上叶修。那边已经生死未卜,自己这边可不能再掉链子。

也不知道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鬼怎么样了。


卢瀚文现在心烦的很,不管是周泽楷的安危,刘小别那边能不能顺利找到这边的位置,还是说身上的伤口,亦或是身后紧追不舍的敌人,任何一个出现一点点小问题都极可能使他紧绷的神经全线崩盘。

三十分钟前,他和周泽楷误打误撞摸索到一间暗室。在周泽楷的坚持下两人决定探探虚实,没想到遭了埋伏。为求保全周泽楷让卢瀚文赶紧跑了自己独自应战,反应慢了半拍的他不幸挂了彩,跌跌撞撞好不容易逃到相对安全的地方没想到还是遇上了追兵。

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啊,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得去了。

左肩上的伤口依然涓涓地冒着血液,疲于奔跑还没来得及包扎,一阵一阵的剧痛蚕食着卢瀚文最后一点理智。作为特勤组年纪最小的组员,卢瀚文多少还是带着点儿少年的英雄主义,越是逆境越是有股子莫名的冲劲,从前常被刘小别鄙夷的眼神说像个傻瓜。

于是现在,这股子执拗劲儿又回来了。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他现在很疲倦,持枪的时候手都有些发颤——这并不是一个职业军人所应该犯的错误。但没办法,他还是举起了枪,瞄准后方的敌人。

——砰

一枪爆头。

温热的血液溅了些到脸上,顺着脸颊流进嘴角,有点铁锈味。卢瀚文舔了舔,反而笑了,又连续放了几枪打了后面的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趁着慌乱躲进一个岔路口的阴影下,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人呢?那边去找!”

脚步声渐行渐远,卢瀚文靠在石壁上,捂着伤口嘿嘿的笑着。至少躲过一劫了。他想着,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黑影。脖子猛地一阵钝痛,便晕了过去。

视线一片漆黑的前一秒,卢瀚文想到了刘小别,总是冷冷的样子,但还是别扭的接受自己的好意。

希望他没事。


另一边的通道内。

好不容易摆脱了敌人钳制的刘小别和叶修靠着墙壁坐着,长时间的高强度集中让两个人疲惫不已。刘小别手上举着GPS不停摆弄着,终于在液晶显示屏上看到了表示卢瀚文位置的红点,离自己的坐标不远。

本该挺高兴地,刘小别兴奋地向叶修报告着,但没几秒笑容便僵在脸上。

——周泽楷呢?

叶修沉吟一阵,当机立断决定先去和卢瀚文会和。在定位的帮助下,几分钟内便找到倒在血泊里的卢瀚文,在他身边有一张意味不明的纸条。

【想要救出她,就赌上你的性命来玩一把。】

叶修看了眼卢瀚文,又看了眼刘小别,叹气。

“你在这里照顾好瀚文……”

刘小别应允,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只觉得心生悲凉。

他又何尝不明白叶修心里在想些什么?身为组长但现在小组一成员生死未卜,即使能活着走出这里他也无法向上司交代,更何况失踪的组员是他内心如此信赖……不,应该说依赖的存在。

唇亡齿寒,何等凄凉?

刘小别摇摇头,把这些多余的念头排出大脑,专心处理起卢瀚文的伤势。因为穿着的关系,刘小别身上并没有带足够的医疗装备。看了眼还在渗血的伤口,刘小别怕引起大出血也就没敢取子弹,脱下上衣撕成长布条,剪开黏在伤口周围的布料,先是用酒精棉球消了毒,再上药,最后用布条紧紧压制住伤口,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你这个小鬼啊……真是麻烦死了。”


在刘小别的印象里,卢瀚文一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精力旺盛的有些过分,一天到晚“小别前辈小别前辈”的喊着,叽里呱啦能扯一整天。他常常嫌这小鬼烦,本着能躲就躲的原则常常让整个特勤队闹得鸡飞狗跳。但这不代表刘小别讨厌卢瀚文,日子长了也就习惯了,就连听小鬼啰嗦也成了每日日常。

一路领着两个人的叶修常开玩笑:“瀚文这孩子好像挺粘你的啊?喜欢你呢吧。”

每每听到这里卢瀚文都会脸红,磕磕巴巴的解释着,转脸儿继续追着刘小别后头做小尾巴;刘小别听到也就耸耸肩摆出一副死鱼脸,回头还是继续被卢瀚文跟着默默地对他好。

而现在,卢瀚文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的大腿上,眼睛闭着,因为流了太多血而变得苍白的嘴唇也紧紧闭着,像个没有生气的娃娃。除了微弱的鼻息,全然没了之前的生气。

“我倒希望你现在吵吵闹闹的呢……至少还能和我讲讲话……”

刘小别叹气,找来多余的布料给卢瀚文擦脸。大概是刚刚遇到了伏击的关系,白嫩的脸蛋上满是被子弹灼热的气流擦出的伤口,时间长了已经结了痂,一道一道得,狰狞的盘踞着

——伤疤可是男人的勋章呢!

刘小别清楚地记得卢瀚文第一次出任务负伤的情景,背上挨了一刀,所幸伤口不深没有留下疤痕。当时听医生讲完小鬼就闹了脾气,弄清楚缘由的时候反而有些哭笑不得。

“小鬼,你就不觉得痛吗……”

“不觉得……”


卢瀚文一直在做梦,梦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中,无论如何都走不到尽头的黑暗。他有些慌,四肢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跌跌撞撞地重复着一阵又一阵的黑暗。

直到他听见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不大,还有些遥远,含混不清的重复着“小鬼小鬼”。这声音有些耳熟,卢瀚文一下子想不起来,只是下意识地跟着这个声音走。

他相信,跟着这个声音,一定能找到亮光,无论是多黑暗的角落。

他是对的。

跟着声音走了一阵,卢瀚文察觉到周围空气变得有些湿润,墨一般的黑褪成淡淡的灰,而后是耀眼的白光。

——去吧,到那里去。

他似乎听到有人这么喊,他也这么做了。

当他踏进那丛光线内,周围的风景突然急速旋转起来,一阵眩晕后最先感受到的是左键的刺痛,之后便听到梦境里那个声音在问他痛不痛。

“不觉得……”

他下意识地回答道,身子的虚弱连声音都变得嘶哑,他睁开眼,看到是刘小别的脸,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眼眶少见的有些泛红。

“小别前辈……你哭了?”

刚刚自己无意识地一句话没想到得到了应答,刘小别下意识低头,只见卢瀚文皱了皱眉便睁开眼看自己,眼睛酸酸的,刚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卢瀚文打断,不免有些窘。

他欲盖弥彰般用手擦了擦眼角,干干的,再次看向卢瀚文这小子呲着牙笑着,刚想教训几句反而一拳打到棉花上没了脾气,悬着的心也落下了一半。

“没。不说这个,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难受?”

“肩膀好疼啊小别前辈,没力气。”卢瀚文嘴一瘪脑袋在刘小别的大腿上一蹭一蹭的撒着娇,刘小别白眼一翻倒也默许了。

“对了,小鬼。周队呢?你们怎么分开了?”刘小别突然想起什么,问了一句。

意料之外,卢瀚文沉默了。

“周队他……可能……”


——咔哒,咔哒。

脚步声猝不及防地想起,刘小别下意识绷紧了身体,一手捂住卢瀚文的嘴一手握住枪上膛,贴着墙边向外看。

【三个人,手持武器,是否有后续兵力不明。】

刘小别缩回来,朝卢瀚文打着手势。

【怎么办?】

刘小别想了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握紧了枪,蹲身将卢瀚文扛到背上站起,给他手里塞了个新弹夹。

【我背着你,杀过去。】

【这怎么可以!你把我放这里!我身上有伤万一拖累你两个人都活不成了怎么办!】

卢瀚文挣扎着想跳下去,被刘小别紧紧地箍住腰,力道之大让卢瀚文觉得有些疼。

【那放你一个人在这里,万一出事了,我一个人怎么活!】

卢瀚文不再动了。

【但是,小别前辈,如果我活下来了而你没有,我要怎么活。】

失去了光的存在,那些黑暗该怎么熬。

你明白吗?

【……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抱稳了。看到不顺眼的就开枪,明白吗?】

刘小别的眼神太坚毅,卢瀚文看向他的眼睛,满当当的只剩下自己的身影,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个……小别前辈。】

【?】

【等回去了,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好不好?想听了。】

【……好。抓稳了,要上咯】

卢瀚文用腿夹紧了刘小别的腰。

刘小别扯掉耳麦挂在脖子上,紧了紧圈着卢瀚文腰部的手,脚下发力蹿出暗道。

——砰砰砰

刘小别还没进特勤队的时候就已经以闪电战打出了名声,环境如何艰险也影响不到他的发挥。三声枪响过后,眼前的人应声倒地。卢瀚文还没来得及适应空气里弥漫着的硝烟味儿刘小别已经开始往前跑了。

“小鬼,你还记得去暗室的路吗?”刘小别问。

“啊啊,记得!从这里一直走下去遇到路口全部向左拐弯!”

“好。加速了哦!”


地下通道的传音效果异常的好,暗室内听见枪响的叶修忍不住蹙眉,心想刘小别那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不免有些浮躁。抬眼隔着几人看见那边的周泽楷,眼神一暗,抬手扣下扳机。

——咔

毫发无伤。

“好了,放人吧。”

男人无所谓的笑了笑,招招手让手下到身边吩咐了几句,便看到原本扶着周泽楷的家伙呼啦啦冲了出去,而失去支撑的周泽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叶修没急着过去,看着男人起身走到周泽楷面前,背对着叶修。

“想问为什么吗?”

“一发子弹也没有?”叶修蹙眉,起身上膛,枪口抵着男人的后脑,“无非是料定了我们一定逃不出去罢了。怎样?玩脱了吧?”

“哈哈!是呀,我没想到你会来救他,更没想到你能活着找到这。”即使是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男人依旧表现得淡定自若,“既然你死不了,他死不了,那么……另外两个替你们死……怎样?”

——砰。

“叶修……?”

周泽楷眼睛被蒙着,什么都看不见,但他听见了枪响,以及飞溅到脸上温热的液体,被束缚的双手激烈的摆动着。

“小周,我没事。不要动不好解绳子。”

知道周泽楷可能误会了什么,叶修连忙出言安慰,手忙脚乱的松了绑,叶修拍了拍周泽楷,“走了去找那两个小的,一个好的拖着一个坏的实在不容乐观。”

“刘小别在,可以的。”周泽楷揉了揉手腕,有点疼,“瀚文,不会有事的。”

叶修盯着周泽楷看了会儿,嘟囔了句什么,两个人向外面跑去。


不过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刘小别实在有些太高估自己了。

他现在背着刘小别跑着,还要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躲开呼啸而过的子弹,原本就有些吃力的他现在觉得体力开始透支了。

还好卢瀚文这小鬼枪法不错,要不然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扭身对着身后的敌人一枪爆头,默默地感叹着。

“小别前辈我刚刚有没有很帅!!”

“小鬼你安静点啊好吵!!”

还是晕过去比较可爱。刘小别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一句,笑了。

“哟哟哟看来你们两个没事嘛害我白担心。”

“呀呀呀!叶队周队!你们没事呀!!”

趴在背上的卢瀚文看见来人直嚷嚷,手舞足蹈的刘小别差点没捉住他。回头,叶修站在对面的阴影里,后面跟着周泽楷,悬着的心倒也放下了,走上前微微欠身:“周队,叶队。”

“原路返回。”周泽楷说,径直走在最前面的位置。叶修睨了一眼,快步跟上。

刘小别想了想,知趣的隔了段距离落在后头,背着卢瀚文走得很慢。

“他们快不见了,速度点啊。”

“嘘!小点声儿。”

“小别前辈就知道凶我……”

“……卢瀚文信不信我把你扔地上。”


相比起进来的时候,回去的路显得平静许多,这种平静反而让卢瀚文有了种隐隐的不安。但他没有说,依旧和刘小别打打闹闹,直到回到了当初入口的房间里。

一阵折腾四人身上尽是血污伤痕,为了成功混入人群成就功与名还是换了身衣服用自带的浴室洗了澡。稍作休整后,四人把手枪收起用西装下摆遮住,准备开门出去。

开门的是刘小别,后面跟着卢瀚文。说点玄乎的,卢瀚文的预感一直很灵验,而且屡试不爽百试百灵。当刘小别握住门把手的一刻,卢瀚文内心的不安感瞬间放大,他朝刘小别的身上贴了贴,半个身子挡在前面。

——咔哒。

——砰!

“小别前辈小心!!”

开门的一刹那卢瀚文便敏锐的捕捉到华丽大堂的某个阴影处微小的反光点,下意识的推开刘小别,等后者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小小的身影已经软乎乎的倒下。

“卢瀚文!”

“小鬼你醒一醒!小鬼!”

子弹打碎了肋骨,很疼,碎片应该扎伤了肺部,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眼皮很重,尽管努力支持着,卢瀚文还是止不住席卷而来的疲劳感。意识模糊之前,他听见刘小别在叫他,少有的声嘶力竭。

“小……别……”

这一次,可以叫你的名字吗……


-tbc-


没看错就是TBC!

大约还有800字的结局w 本子里可以看到呀~

顺便一提!本子的四篇文有两篇是同系列本篇放试阅,两篇作为彩蛋非公开。

买买买大法好!周叶大发好!刘卢大法好!好好好好好!

评论(2)
热度(19)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