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郑徐】背靠背

*和 @坻尘 大宝贝儿聊天的时候开的脑洞
*OOC,私设,小学生文笔,爪机码字一发短打
*题目和正文无关
*其实是作者脑子有病系列

直到后来徐景熙和郑轩两个人跑米国扯证儿的时候,蓝图才知道原来和尚庙里早早地出了一对脱团狗。
回国请大家吃饭,徐景熙突然被问及当年是如何和郑轩在一起的时候不免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一阵躲到角落去了。随后被围攻的郑轩端了被茶抿了一小口,笑的很深沉。
“压力山大啊…就那样啊,告白,然后在一起了。”
…大爷答案还敢再官方一点吗!!!!我们想听的是曲折的恋爱故事谁特么要听你讲这些啊啊!!
诶,少看点电视剧吧,会脑残的^^。

其实非要追溯源头那都可以从屁大点小孩儿开始算了。徐景熙最初接触荣耀的时候职业联赛都已经到第四赛季。青春期的小孩儿正是好玩的年龄,在同学的影响下他也玩起了荣耀,凭借着精准的操作逐渐展露头脚,开始被各大战队招揽。
但徐景熙最后选择去临市G市的蓝雨。
原因有两个:一是离家近,二是因为郑轩。
作为黄金一代出道的郑轩地位有些不尴不尬。队里的正副手是同期,而且占据战队的灵魂地位,郑轩也只能打打辅助;他的登记职业是弹药专家,前有百花战队的张佳乐力压群雄,即使技术超群也很容易被无视。
但徐景熙不这么想,毕竟是高玩,他看得出百花式打法遮蔽效果很强,但实际作用不大。他更欣赏郑轩的打法,很稳很扎实,光影效果没那么厉害输出却很可观。更何况郑轩有点沉默,行动力又强,在这个正直中二熊孩子的眼里就是一个字:酷!
于是熊孩子徐景熙背着小行囊踏上了征程,一头扎进训练营如鱼得水混得愉快,常常被管理和经理找去谈话确保不会离队。他对现状很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是他看到了出道的曙光,说不定可以立刻和郑轩立即并肩作战!想想就有些小激动呢^
不满意的是,这进来都快一年了,他一次也没见到过郑轩。
战队的人不常来训练营,要来那也得是正副队长在转会窗开启前来挑人的。即使明白,他也还是带着点儿小小的期望。喻文州徐景熙见得多了,黄少天更是长见面,有空还可以pk几把,输了后被黄少天揉着脑袋笑:小狂剑你还差一点啊。
忘了说了,徐景熙是全职业精通型玩家,但自己最强的帐号卡还是狂剑士。
这是徐景熙的小私心,希望创造出比繁花血景更惊艳的打法,让却邪也无能为力的存在。
又输了一局心情有点差,不过熊孩子恢复力极快,和黄少天互喷垃圾话,喷着喷着突然想到什么,还没过脑子便脱了口:
黄少我想见郑轩前辈。
说完徐景熙脸就红了。
黄少天没太在意,纯当粉丝想见偶像,撇了他一眼,一边嘟囔这小子居然有粉丝一边摸摸下巴想了想,说要不去战队看看?
现在?!徐景熙惊讶。
黄少天竖起食指,对队长保密啊。
还没反应过来徐景熙就被拉走了。
黄少天冲进来的时候郑轩正在抽烟,休息室里烟雾缭绕。黄少天是在训练营一起长大的倒也习惯了,反而徐景熙这个熊孩子没适应,被呛的眼泪鼻涕直流。
听见这过于突兀的咳嗽声郑轩才注意到黄少天身后有个孩子,白白净净十分乖巧的模样,一眼便猜出来可能是战队重点培养对象。
于是他捻了烟头,起身在咳得满脸通红的徐景熙面前停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
“欢迎加入蓝雨,期待和你并肩作战。”
这就是两个人第一次面对面。

后来这场会面在喻文州愈发冷冽的笑容里结束,回了训练营便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更加努力的练习,争取出道机会。而郑轩还是依旧懒洋洋一副问题少年的作风,顿在排风口香烟一支接一支,那天红扑扑脸蛋的少年倒是随着灰尘慢慢消散了。
后来第七赛季前夕徐景熙得到了第一份属于自己的合同,终于有机会可以和郑轩并肩作战了,他是激动的。可当拿到评定之后分配到的帐号卡,是守护使者不是狂战士,他是郁闷的。
不过想想也是,队里上赛季刚提拔一个于锋,没理由再找第二个狂剑。而守护天使是妥妥被直接推入主力的角色,更应该高兴才是。
领到帐号卡之后徐景熙被经理带到了训练室,一年多时间那个嫩生生的熊孩子抽了条,细竹竿似的往门口一杵。他一眼就看到了郑轩。
“介绍一下,新来的孩子徐景熙,职业守护天使。文州你带着他。”
“是。”
最后经理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一群年轻人也没什么隔阂热热闹闹聊开了。徐景熙和黄少天也算熟人,也就由他来介绍。
“嘿!郑轩!来新人了过来认识一下!”黄少天一脚踹上郑轩的椅子。
滑轮椅挪了个位子转到桌子另一边,郑轩拿掉耳机揉了揉发红的耳朵,咋咋嘴。
“谁啊…”
郑轩走近了,徐景熙能明显感觉到心脏砰砰直跳。郑轩走了几步往徐景熙面前一凑,上下打量一番,晃了晃脑袋。
“新人?压力山大啊…”
下一秒徐景熙就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是…被嫌弃了?!!!什么并肩作战,果然都是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啊…
喻文州眼尖看出点什么,立刻让所有人回位置训练,自己则走到徐景熙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额…景熙,郑轩这人就这样,他的口头禅,别放在心上。”
“队长你就别安慰我了QAQ…”
“真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等时间慢悠悠过去一个月后,磕磕绊绊的磨合期,他才知道当时喻文州说的没错。
以前自己眼中的郑轩,酷,行动力超强,现在看来,他只是没干劲,只是喜欢把压力山大挂在嘴边,但从来不会误事,尽管看上去挺欠扁的…
事实和幻象总归有那么点画风不符,但徐景熙事实上非常高兴。比起从前的遥不可及,现在的郑轩更加鲜活丰富…
这才是真正的他。
徐景熙渐渐感觉,面对郑轩,他总有种绕不过去的坎。
而郑轩眼中的徐景熙,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子,从第一次见面的略带尴尬,到现在自如的配合十分满意。徐景熙有点急性子,性格里带着点小别扭,无论是生活上还是训练时炸毛的样子就像猫儿一样可爱得紧。每每遇到这个时候,他总是嘟囔着压力山大然后揉揉徐景熙的头发。
说不上为什么,他挺喜欢这样的。
后来第七赛季常规赛结束,蓝雨集体庆功的时候,在黄少天的回忆下,郑轩才想起来自己和徐景熙早就见过面了。
“才多久时间长那么高啊…压力山大。”
然后习惯性拍拍他的脑袋,微微一笑。
徐景熙只觉得自己脸上快要烧着了。
按照惯今年出道的七期生有一个自己的Q群,常规赛结束大部分战队便进入了夏休期,这群熊孩子便开始在群上疯狂艾特进入季后赛队伍的选手,徐景熙就在被骚扰的范围之内。刚从饭店回宿舍开电脑就被炸个正着。
【灵魂语者 20:30
 •刚战队聚餐回来】
刚发完这句话立刻被各种鄙视刷了屏,这种行为无异于炫耀。
然后群上继续闹着笑着,这时候有个小窗口突然蹦出来。
“景熙景熙!郑轩前辈在旁边吗>///<”
是同期一个小战队的女选手,也是守护使者,平常交流多一些。
“啊…不在呢。应该睡觉去了吧。”
“这样啊…那能不能帮我把他约出来?不要告诉别人哦~我过几天去G市。不会影响你们备战的 (≧3≦)”
“诶诶!这个我不能做主诶…干什么?千里迢迢来告白?”
徐景熙这话也是随手打的,他压根想不到自己嘴有时候这么狠。
“…你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
“我喜欢郑轩前辈的事?”
…卧槽?!
一瞬间徐景熙有些慌,并不是出于窥探到别人心里小九九的激动,而是心酸,和恍然。
在女生说出这件事的一刹那,徐景熙先是下意识抵触,之后胸口泛酸,最后是浓浓的无力感。
“再说吧,我尽量。”
他退了QQ滚上床,抱着面白熊辗转难眠。
他喜欢郑轩。
十几岁的年龄而且早早进入了训练营这样封闭式的环境,对于青春期心理他还是很茫然的。但他觉得自己心里难得的平静。
面白熊是郑轩在他生日那天送的,说是日本很有名的许愿物。徐景熙拿出手机抱着面白熊自拍了一张,登上了自己的微博小号——
关注1,粉丝0,微博数0。
唯一的关注人,是郑轩。
他编辑微博,加上照片,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特意做了虚化,发送。
“直到现在才明白,我至今仍未等到我的鸭梨山大先生。希望他能快点来^^”
面白熊的许愿守则,和他一起拍下照片po到人多的地方,收到的祝福越多,愿望越容易实现。
谁会看僵尸号啊…徐景熙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实现不了了吧。
并不是。
郑轩有个坏习惯,像是为了满足自己无聊人生仅剩下的一点乐趣,他很喜欢翻翻自己粉丝的微博内容。今天他也这么做了。
“这个…是谁啊…”
郑轩的手停在一个灰色头像的微博帐号上,吸引他的理由只是都唯一的关注和微博。
被人当成唯一的感觉,挺不错的就是。
抱著这样的心态,他点开来看,然后沉默了。
是徐景熙。
毕竟是比他大了好几岁的成年人,郑轩一眼就明白字里行间的意味何在。他内心是赞许的,这孩子心情管理的相当漂亮,他也是烦躁的,说不出原因。
第二天训练开始,郑轩发现徐景熙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变化,比如吃饭的时候坐一起他会悄悄拉开一段距离,比如训练讨论他会有意识避开目光,比如摸他脑袋的时候他会躲了。
压力山大啊喂。

喻文州注意到最近郑轩有些不对。
倒不是赛场上如何如何,只是觉得蓝雨的备战室烟味越来越重了。
蓝雨只有一个人抽烟,郑轩。但他不是烟瘾,了解他如喻文州,压力山大先生只有在心烦的时候才会来几根解解闷,似乎是在魏琛离开之前就留下的坏毛病。
这味道…喻文州觉得有必要好好谈谈了。
两个人认识这么久也没什么好瞒的,郑轩三下两下就抖了干净,说有人喜欢我但他不知道我知道他喜欢我但我感觉他在躲我很心烦压力山大,很微妙地隐去了所有暗示性别身份的词汇。
喻文州理了一阵才从这一段跟绕口令一样的阐述中抓到关键词汇,笑笑。
那你喜欢他吗?
也许?我不知道诶。压力山大。
喜欢的话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吧。
为什么?
少天最近在看的动漫里说的,爱他就要说出来^^
…少让他看这些东西,会脑残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人保持这微妙的距离一只杀到第八赛季总决赛,最后惜败轮回夺得亚军。
那天徐景熙哭的很惨,毕竟只差那么一小步,毕竟最后输掉有他的责任在,拽着宋晓眼泪鼻涕一块儿抹。黄少天和喻文州被经理找去了,大心脏先生现在很烦躁,旁边压力山大先生端着餐巾纸盒也很无奈,手尴尬得停在半空,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诶…别哭了。压力山大…”
“你…不…不要…管我…嗝!”
噗。
哭的太激动徐景熙岔了气打了个嗝,郑轩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徐景熙哭得更厉害了。
“你…你还笑!”
“哎呦…别哭了别哭了…怎么这么可爱呢你这孩子…压力山大…”
郑轩一边笑一边抬手揉了揉徐景熙的脑袋。徐景熙睁着和兔子一样的眼睛瞪他,没有躲开。
那一刻郑轩感受了满足,这么长久以来内心隐隐的空虚得到了释放。
也许是喜欢的吧。

第九赛季,蓝雨再上征途。11月18日,荣耀全面提升等级上限,联赛停赛一周,适应新地图。
于是大家的帐号卡统一上交练级,为了保证基础训练质量,工会统一发了其他70级的帐号卡,在冲级完成之前先练练手。
徐景熙拿着马甲回了宿舍上线,他摆弄着马甲,在新开的地图上晃荡。
效果真不错啊…诶好想刷刷看…不过拿十字架死磕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吧= =…
观光结束徐景熙准备下线,突然收到一条组队申请,是郑轩。
——你愿意成为我的专属小治疗吗^^
哐当!
没用吗…压力山大啊…郑轩正纳闷呢,就听到隔壁传来什么倒地的声音,之后守护使者的头像变暗,三秒钟后自己的房间门被踹开来了。
是徐景熙。
他的额头肿起来一块,应该是撞到了什么。他关上门靠在门板上,微微喘着气。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郑轩摆弄了一下读卡器,扔到一边。徐景熙眼神一暗,自己果然想多了吗?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啊,景熙。”
在一起个鬼啊不是一直都…什么?!
徐景熙回过神来,两人的鼻间只剩下一公分距离。
“真是压力山大…还没明白吗?”
“我,郑轩,想和你在一起啊。景熙。”
郑轩的眼睛很亮,闪着耀眼的光。那种光芒,正是徐景熙所信仰和热爱的。
“好…”

也许是气氛太过旖旎,唇瓣不知什么时候粘在了一起。郑轩的嘴里有股尼古丁的苦涩,唇齿交缠间渗了出来。徐景熙并不讨厌,却觉得温暖得紧,这是他的味道。
两个人吻着吻着就滚到了床上,郑轩冰凉的指尖从棉制家居服的下摆探入,顺着蜿蜒的腰线一点点向上。屋子里没开暖气,明明是初冬的微凉徐景熙却角色全身热得发慌。他像溺水者抓紧最后一块浮木般,紧紧扣住身上的人的肩膀,胸口向上撑起努力地迎合。
“那个,景熙…”
徐景熙脑袋被叫嚣着的欲()望搅的一团乱麻时,郑轩突然停下来,撑起上半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里是浓浓的温柔。
“虽然很想看景熙眼泪汪汪的样子,但我还是想确定一下…可以把你…交给我吗?”
“…你这话和谁学的?”
“戴妍绮…”
“…少和她来往什么乱七八糟的,”徐景熙靠近郑轩,咬着他的下唇嘿嘿一笑,“继续吧。”
“小鬼…”
郑轩乐了,顺势一带抱了个满怀。

徐景熙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凌晨,外面天还暗着。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猛的想起昨天的种种不免红了脸。
真的…在一起了啊。
“醒了?不多睡一会儿?”
徐景熙翻了个身,看到郑轩靠在床头看自己,嘴里叼了根眼,暗红色的火星一闪一闪。有种慵懒而神秘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徐景熙有了种浓浓的满足,溢满了心房。他爬过去趴在他腿上,像一只猫儿,乖巧温顺。
“在睡一会儿…”
“睡吧。天亮了我叫你。”
徐景熙闭上眼,蹭了蹭头顶温暖的掌心,沉沉睡去。

——最后我等来了我的压力山大先生。
——最后他成了我的专属小治疗。

-END-

作者觉得手机敲那么多字手要废了QAQ

评论(1)
热度(44)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