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 @佐小白突然不想卖龙虾了 恭喜!!!!!希望我的白能实现理想了w短短的来一发。


※天天撸代码脑袋越来越木了= =不怎么会浪漫,见谅啦w







-01


Marin从门后探出脑袋,对正在整理书架的Faker说:相赫啊,我们去旅行吧。

Faker手一抖,厚厚的砖头本落在书房铺着的长绒地摊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扬起阵阵灰尘。

他忍着扬起的粉尘,弯下腰把书抱在怀里,上上下下拍干净后又塞回书架上。

“怎么突然想旅游了?”Faker没有给Marin回复,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好奇。

Marin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刚才在看电视,正好放到旅游节目,满屏的郁金香蔓延开来,连成片五彩的花海。一时兴起,他从沙发上跳起来,跑来问Faker。

“可能……”Marin盯着窗外看了好一会儿,他们房子的窗户正对一颗樱花树,开得正茂盛。

灵光一现,Marin笑得眉眼弯弯,看上去有点儿傻气。

“春天到了吧。”

“哈?”


-02


Faker站在龙山站前,仰望着尚显墨色的天空,重重地叹了口气。手机屏幕上显示现在时间是早上五点三十,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被门挤了,才会同意Marin这么瞎胡闹,天都没亮就跑来坐火车。

他是没睡醒的,身边站着的Marin反倒挺精神——他们俩昨天玩了一夜超级索尼克,两个胜负欲爆棚的家伙凑在一块儿便是天崩地裂,直到两点多才宣告暂时休战、改日继续。

真要命。

落座前,Faker看了眼空荡荡的车厢,想着果然是早班车,去旅游哪有这么早跑出来的。

“困了?”Marin拍了张车窗外的夜色,转过身,镜头对准Faker。

Faker打了个哈欠,点点头,眼镜上沾了点犯困挤出来的生理性泪水。他抬手抹去,忽然察觉的黑洞洞的镜头。他下意识想要躲开,反射神经先一步行动。

“不要拍!”

“做纪念、做纪念。”

空中胡乱拍打的手被Marin一把钳制住,手腕被对方控制,Faker眯起眼,透着不悦。

“哥,你真的很过分。”

Marin总算收起手机,“没事,不会给别人看到的。”

“不许发SNS!就算私人相册也不许发。”

“不发,自己留着。”Mairn戳了下Faker的颊侧,“还有两个小时,你睡一会儿?”

Faker大概是真的困了,胡乱地应了两声。

“哥,肩膀借我靠一下。”


-03


坐火车从龙山到晋州,再从晋州坐巴士到河东,Faker也忘了一路上自己睡了多久、又有多久时间是醒的,只知道自己被Marin叫醒时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脚掌绵软无力,下车的时候被Marin架了一下,这才没有直接跪倒地上。

“刚刚大妈问我相赫是不是失恋了……”临近中午,两个人随便找了家吃炒年糕的店面,在靠窗的位置坐下。Marin从红彤彤的锅子里用竹签挑出一块鱼饼,凑到Faker嘴边,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啊呜啊呜咀嚼的模样勾勾嘴角。“看你站不稳,像是喝醉酒的样子。”

“我要是醉了,那也是哥的错。”Faker嘴里塞了不少东西,说话含含糊糊的。

Marin不可置否,炒年糕是用大锅上的,分量很足,两个人分着吃绰绰有余。

“诶、相赫啊。”Marin大概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捏着尖端沾有辣酱的竹签在空中晃了个圈儿,“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偷偷溜出去的事。”


-04


Faker怎么会忘记,那可是Kkoma为数不多怒不可遏到差点把基地掀翻的壮举,也因此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

不过,Faker眯起眼,那倒是自己中规中矩人生里为数不多的叛逆。

那天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仗着Kkoma不在基地,说去汉江边坐着。Faker本来不打算去的,他对类似的活动毫无兴趣,主要是嫌麻烦。不过,Marin似乎不打算放过他,又是说双排又是说请客,好说歹说总算把Faker给溜了出去。

“相赫真的太老成了,一点都不像小孩子。”

“那是哥太幼稚。”

“呀?再说一次。”

“景焕哥。”

Faker冲Marin眨眨眼,被后者抬手敲了下头顶。

“很痛!”

“有你这么对哥哥的吗?”

“明明就是哥你……”

“相赫啊——”

Faker决定换个话题。

“实话实说……”他喝了口鱼饼的高汤,有点咸,不是他的口味,“当时就算景焕哥不承诺这些,我也会跟着去的。”

嗯?Marin抬起头来望着Faker,青年的唇角弯成好看的w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只餍足的猫儿。

“因为想和哥一块儿出去。”


-05


江南这边的江岸上每隔一段就有个路灯,路灯下有个很大的木质平台。那天晚上,Marin和Faker一人抱了一瓶烧酒,还有顺路买的米肠,坐在路灯下,望着被江面拉得老长的光影,有一口没一口得啜着。

Marin会喝酒,一瓶烧酒对他来说没什么杀伤力。而Faker则不一样,喝了没几口就晕晕乎乎的,躺在平台上吹着冷风犯困。

“相赫,累了就回去,会感冒。”

Faker不为所动。

“就在这……”

他抱着Marin的手臂,半个身子躲在Marin的身后,轻声呢喃。

“相赫睡得是挺舒服。”Marin吃饱了,放下竹签,身子向后仰,“我把相赫背回去,可折腾了好久。”

“如果不是喝醉了,也不会被Kkoma发现。”

“所以说到底,都是相赫耍小性子惹的祸。”

Faker挑完最后一根年糕。

“反正哥也会兜着我的。”

Marin并不反驳。

“走吧,春天了,适合赏花。”


-06


河东双溪寺有条十里樱花路,现在正是旺季,一眼望去尽是纷纷扬扬的粉。

Marin对赏花这些倒不是多感冒,主要是看了网络上的介绍,突然起了兴致。

他朝Faker伸出手。

“过来,相赫。”

Faker有些莫名其妙。

“嗯?”

“牵着,我怕你走丢。”

“哥你当我才几岁吗?”

Faker嗤笑着,即便如此,他还是伸出了手,握住Marin的。

“你就是我的小鬼呀。”


河东十里樱花路有个浪漫的传说,只要是相爱的人手牵手一块儿走过,就能天长地久。



-END

评论(3)
热度(47)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