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污名 01

※伪西幻伪佣兵paro,请勿上升真人


※我胡汉三又杀回来了!!!!!懒得再开子博了,就用这个号吧。大概是情怀……以上。




-01


没人知晓究竟是谁点燃了篝火,从山顶向下望,大老远就能瞧见山谷间升腾起大团浓烟,模糊了酱紫的天际线。

今天轮到田野勘察,他加入EDG没多久,这是他第一次执行日常任务。圆脸少年插着腰立在岗亭上,眯起眼向远处眺望,除了那团突兀的灰,周遭都是静悄悄的,偶尔有被忽然刮起的风吹拂得左右摇曳的树叶,沙拉沙拉直响。

扬起浓烟的地方是一处巨大的环形边坑,据说是从前某场战役时留下的遗址。一群从无名之地游荡而来的流浪者在这处残垣断壁下安了家,代代相生,就在那儿扎了根。

大陆悄无声息地被寒流笼罩,入了冬,天气正是冷冽的时候。田野想,这团浓烟大概是他们用来取暖的篝火扬起的。所有人在寒风中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祈祷着和平的再度降临。

无异常。

他趴在岗亭的木墙上,捏着羽毛笔,一笔一划地在挂在墙上的羊皮纸上书写着。羊皮纸上记录着近一年来附近夜晚的安全情况,是作为EDG团队成员的一项日常任务,主要是为了确认周围的环境是否安全——现在可比不上和平时期,凡事长个心眼总没错。身处乱世,饶是城邦的人们都开始战战兢兢的过活,别说他们这群佣兵部落的。

 

田野是半个月前从战争学院毕业、作为自由佣兵加入EDG的。早些年还是太平盛世时小田野的梦想还是当个农场主,坐拥大片金灿灿的麦田,过上无忧无虑的小日子。过了些年,暗裔势力席卷大陆,尚年幼的田野从大人那儿听说大陆那头的城邦被暗裔势力攻陷了、几个城邦又闹分裂了……总之,世道并不太平。

佣兵团就是诞生在如此乱世——他们是一群接受城邦军部专门训练的高素质召唤师,战争学院便是召唤师的培养基地。保家卫国之类的字眼对于少年来说足够热血,少年田野心口一热,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农场主的安逸,申请加入战争学院。他天赋异禀,被征兵处一眼相中,招入学院。

事实上,EDG并不是田野所在的城邦所拥有的唯一的一支佣兵团,但每个佣兵团互相独立,甚至彼此间存在一定的敌意。谁也无法解释清楚究竟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但既定事实向来不容置疑,因为一切的揣测不过是白费力气。

 

“Meiko!你好了没啊?”

田野听见有人在叫他的佣兵代号。他放下手里的羽毛笔,规规整整地摆在一边,小跑几步在窗台前停住,手掌扒着木板,身子向外探。赵志铭正站在岗亭下方,看见田野探出的脑袋后抬起手臂,用力地挥舞几下。

“来了来了!别催啊,爱萝莉你真的烦——”

田野轻快地答应着,身影忽然消失在小窗外。赵志铭听见头顶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便知道田野马上就下来,双手环胸,脚尖一下一下点着地面。

等田野从岗亭冲到赵志铭面前,除了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外,还有个红发萝莉,抱着小熊气鼓鼓地瞪着他。田野哟了声,刚准备出口的吐槽又被咽回肚子里,手臂支住身体向前倾,凑近了小萝莉。红法萝莉显然不喜欢田野如此的亲近,哼了声。

“可以啊萝莉,带着安妮招摇过市,你也不怕她脾气上来把这片都烧了。”

赵志铭哼了声,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啪的一声,红法萝莉身上突然烧起一团大火,空中瞬间只剩下烧焦的碎片,划出歪歪扭扭的弧线。

尽管看了许多次,他自己也尝试过许多次,田野依然不能适应解除安妮召唤的仪式。每每结束,他总能闻见莫须有的焦味。

胃里泛起酸水,眉头蹙起,田野用力锤了锤胸口才稍微缓过来。

赵志铭当然注意到田野的异样。第一次,他嬉笑着嘲笑了田野;现在,他早已见怪不怪,手臂一抬,拦住田野精瘦的肩膀。

“我来叫你吃饭你还有意见了呵?”

赵志铭了解田野的命门。田野的腰怕痒,赵志铭勾紧了手臂,另一只空着的手迅速地伸向少年的腰侧。田野发出一声惊呼,急急忙忙挣脱赵志铭的钳制,白嫩的笑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愠怒。

“搞事呢?兄弟!”

“凭本事怼我,害怕痒了?”赵志铭朝田野晃了晃手掌,“来来来——不要怕啊——”

“我去!爱萝莉你这个粗生离我远点!真的别搞!”

 

几百米外EDG的基地城堡上的某扇落地窗开启又合上。

“他们是不是很吵?”童扬瞥了眼从阳台上走进来的金赫奎,抱着茶杯懒洋洋地缩在长沙发上,不咸不淡地开口,“这里都能听见。”

金赫奎不置可否,即使隔着一层玻璃和一道厚重的窗帘,两个少年欢愉的嗓音依然依稀可辨。他们谈论的内容毫无营养,金赫奎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干脆一屁股坐在童扬对面的小沙发上,盯着沙发另一头正举着根胡萝卜逗弄菲兹的许元硕似笑非笑。

童扬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小鱼人挥舞着鱼叉去够许元硕手里的胡萝卜。他分明记得这是金赫奎今天喂克格莫剩下的饲料,至于为什么会到许元硕手上、又为什么会被他拿来逗菲兹,他可不想知道,只觉得滑稽。

“元硕你也太孩子气了点。”热心观众金赫奎如是评价道,在许元硕不带任何情感的空洞眼神下默默闭嘴。

 

明凯刚从城邦回来,在城堡楼下遇到了田野和赵志铭。田野问明凯去做什么了,明凯说去见一趟老朋友,顺便转告各位训练场修好了,明天可以开始正常训练。从大门到大厅需要经过一道长长的石阶,明凯和赵志铭互相揭短念了一路,田野背着手在后头笑嘻嘻的听着,是不是帮助明凯补刀,气得赵志铭挥手大喊自己被针对了。

明凯和田野交换了个眼神,同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赵志铭一愣,摇摇头,满是恨铁不成钢。

“你这个人,问题很大,就知道跟着诺言学坏。”

“怎么了萝莉,是羡慕咪扣?”

明凯说话带着乡音,发音不算标准,词汇在嘴里变了个调调。田野双手捂住脸,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加快步子往上走,成为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石阶的尽头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大门后便是起居室。田野推开门,怀里忽然撞进个微凉的小东西。他下意识收紧了双臂,一低头,居然是菲兹,举着鱼叉在自己怀里耀武扬威。他的宝贝鱼叉上似乎还带着什么东西……是胡萝卜。

“你们谁的小鱼人啊?”田野抱紧了小东西往室内走,在沙发前停住。

许元硕默默地站起身,道了声谢,从田野怀里接过菲兹后用手臂紧紧箍住不安分的小鱼人,嘴里默念着不知名的文字。一道光闪过,菲兹消失在空气中。

田野望着许元硕湿哒哒的手掌啧啧称奇。

明凯和赵志铭跟在田野后面进来,双手插进口袋问他们现在吃饭吗?童扬是第一个响应的,被赵志铭勾住肩膀歪歪扭扭地往餐厅走,明凯和许元硕走在一块儿,起居室里只剩下坐在沙发上的金赫奎和站在一旁的田野。

“Deft,去吃饭吗?”

金赫奎正支着脑袋发呆,听见田野在叫自己,视线便默默从不知名的一点挪到田野身上。小孩儿看上去有些踟蹰,在被自己盯住后甚至有些紧张。

他大概不知道自己这会儿站的有多直。金赫奎没由来的想。

“去啊。”

他站起身,伸出手想要拍田野,被后者身子一歪躲开。金赫奎也没恼,顺势将手揣进口袋里,站在田野身前,朝餐厅的位置努了努嘴。

“Go?”

“啊——嗯。”田野呆呆地点头,“那走吧。”



-TBC

评论(9)
热度(46)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