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甜梦一场

※现实背景,请勿上升真人


※复健段子,献给我心里最好的那个EDG QAQ



-01


六月五日,二十三点五十八分。

窗外,夜色正浓。田野双手捧着马克杯蜷在椅子里,脑袋斜倚着抱枕。杯子里装满了热巧克力,满屋子氤氲的香甜气息熏得他昏昏欲睡。

他前一天熬了一通宵,还没来得及好好睡一觉,这会儿累得眼睛都闭了起来,挂式耳机歪到一边。金赫奎在屏幕外头看着他,质感良好的重低音耳机里全是田野低低的鼾声。小子一年四季鼻炎不离身,春夏交际的日子上海热得像火炉,想也知道他肯定又是十六度空调开着,能有好转才怪。

不过还好。金赫奎盯着屏幕里一身粉色的田野,裹着他的这条满是草莓花纹的毛巾毯被田野吐槽过无数次,说太过少女,怎么也不肯盖。结果这会儿金赫奎装模作样拉下张脸,小子马上屁颠屁颠地跑去拿出来裹上,一边包一边嘟囔,说金赫奎太凶,就知道欺负他云云。

金赫奎不置可否,他就喜欢欺负田野,乐此不疲。

去掉欺负两个字也一样。

两人一会儿没说话,田野脑袋一点一点地,最后靠着椅背睡了过去。金赫奎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鼠标,用的久了,底盘有些松动。

一个人打着瞌睡,一个人无聊地打发着时间。要是让金赫奎那个朋友知道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控诉他们占用资源,知不知道这种视频通话多占网速云云。


二十三点五十九分。

金赫奎瞥了眼右下角跳转的数字,敲了敲话筒。耳机里响起咚咚的声音,田野被他吵醒,忘了自己手里还抱着被饮料,差点洒自己一身,手忙脚乱。

田野忙着抹掉桌子上一小滩褐色的痕迹,金赫奎在那边正大光明的嘲笑。

“呀!金赫奎你有毒吧?”田野把湿哒哒的纸巾团成一团扔进纸篓里,盯着掌心黏腻的痕迹看了许久,不由得皱眉。

iko,这是你自己惹得事吧?

一口大锅从几百公里外扣在金赫奎脑门上,他觉得莫名,但还是收起调笑。田野最讨厌手上黏糊糊的感觉,小子生气自己可没什么好下场。

“左手边抽屉,湿纸巾。”他指挥道。

田野果然在那个小抽屉里找到了一大包湿纸巾,桌子连着手都擦了一遍。

“还好没撒到键盘上,刚买才几天。”他念叨道。


六月六日,零点零分零秒。

“iko,生日快乐。”

正在擦手的田野冷不丁地听见金赫奎这么来了一句。他下意识地瞥了眼时间。

“诶,金赫奎,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金赫奎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如此发展。他匆匆打开手机翻日程,报了个时间。

“下午到。”

“我们出去吃饭呗?你不是也很久没去啃小龙虾了吗?”田野总算是打理好自己的手,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嘴角一咧,露出两排大白牙。

好。金赫奎说。


-02


掰掰指头算算,自从金赫奎拍拍屁股溜回LCK后,田野和他就没有几个在一起过的生日。打职业的时候不是撞上两边夏季赛的筹备期就是撞上S系的选拔赛,一脑袋扎进训练室里比吃饭还积极;退役了两个人也是乐趣不断,田野一边按着家里的意思在上海读书自考一边全国各地到处会朋友蹭吃蹭喝,金赫奎上海首尔两头飞,攒下来的机票都快比田野到处打车拉的发票要厚。

啧啧啧,兄弟,我劝你们精打细算。

李汭燦晃着那一盒子票证咂咂嘴感叹。来上海旅游的时候死皮赖脸非要到田野租的屋子里住下,抱着沙发大有鸠占鹊巢的架势。田野拿他没辙,金赫奎奴役了人当上几年活动真眼,李汭燦一大喘气连脊梁骨都挺不直。两个人对视一眼,也就让李汭燦赖了几天。

田野一把夺过那只铁盒子,塞进书架的缝隙里。

“去去去!供你吃喝废话还这么多,信不信明天就把你扫地出门。”

“我机票明天的,你要不开车送我一趟呗?”田野突发奇想说要大扫除,从屋子这头走到屋子那头,李汭燦也就跟在后面,双手合十搓弄着,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田野十分鄙夷地甩给李汭燦一个眼刀,手掌一摊送到金赫奎面前。金赫奎本来倚着门框看两人说相声似的斗嘴好玩,田野这么来一出他也愣了下,然后才把手边的抹布放进摊开的手心。

李汭燦的视线扫过金赫奎手边摆着的一桶清洁用具,对于两个人的默契只能说啧啧称奇。

“说真的,看了这么久,我还是觉得你们两个实在辣眼睛。”

“金赫奎,今天减肥,吃水煮生菜怎么样?”田野说。

金赫奎刚想点头就被李汭璨甩了个眼刀。

“赫奎哥,你的那点事我可从来没和他提过。”他转过头面向金赫奎,特意换了韩语。

一步错步步错,那些年因为异地恋提心吊胆的金赫奎只顾着奴役弟弟看着自家小子,万万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会被可爱的弟弟反咬一口。

其实也说不上威胁,只不过金赫奎死要面子,就连他回家也逮着田野连麦双排是因为太想他家小子都不肯承认,怎么会把自己的担心明明白白摊台面上。

不,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也不行。


金赫奎抬起的下巴默默收了起来,正准备开口为李汭燦辩护几句,就看见田野居高临下地插着腰看着两个人。

“你们是不是忘了我听得懂?”

韩语,首尔音,字正腔圆。

我,田野,中国人,会说韩语,打钱。

李汭燦十分惊恐地望着田野,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打了个转儿,语速极快的普通话里透着浓浓的武汉口音。

“为什么iko的发音比你标准啊哥?”

好问题。

金赫奎冷哼一声。

“听不懂中文。”

只剩下一个调的塑料普通话,最多值五毛。


-03


语言天赋这种东西大概是天生的。

后来两个人都闲了下来,金赫奎便开始领着田野满世界跑,去的地方越多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打个比方,去澳洲旅游的时候,金赫奎还举着旅游语言书配合Naver词典磕磕巴巴问路的时候田野已经可以趴在和他差不多的柜台上和里头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讨论哪种巧克力更适合送什么人了。

回来之后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直接去了广州。前几日听说明凯和童扬去赵志铭那儿蹭吃蹭喝,他们当然要插一脚。

说真的,赵志铭打开门看到门外提着大包小包的田野是非常想把门甩上的。


“野神今天请客呗?”

“哇爱萝莉你很过分,我可是为了蹭饭特意绕路的。”

田野从路过的小车上又拿了份菠萝包放到金赫奎面前,自己还埋着头和肠粉斗争。

明凯被田野过分豪放的吃饭姿势给逗乐了,直问金赫奎你们是去澳洲了还是去挖煤了,这饿的和几天没吃饭似的。

“不,我们吃的很多。”

说着金赫奎就伸手捏了捏田野下巴的那圈儿软肉,被田野一巴掌拍开。

“滚。”

“iko胖了。”金赫奎往田野的嘴里塞了个虾饺。

“哈哈哈!Meiko这就是你的问题了,现在胖的连你男人都受不了。”明凯喝了口茶,差点呛住。

田野嘴里含着那个虾饺,吞也不是,咽也不是。

赵志铭盯着田野直皱眉:“咦——田野你赶紧吃下去,这样贼恶心。”

“爱萝莉你妖怪吧?”嘴里塞满食物的田野含混不清地说道。


童扬吃的不多,就看着四个人插科打诨,期间时不时接受来自四个人的小蒸笼投喂,一边玩手机一边吃,乐得自在。

——叮!

一条新信息。

诶?他突然出声。

“怎么了?”明凯凑过来看,是曾龙,说和老婆去日本带了点什么好吃的,问他们往哪儿寄。

“寄哪?”童扬手指搭在虚拟键盘上,蓄势待发。

明凯咬着筷子想了会儿。

“乐平呗。不是和阿姨说好要回去待一阵子的吗?她老说想你回去。”

那就乐平。

童扬回复道,刚发送,一抬头就看见手边凑着的两个脑袋。

“啧,U神这就很过分。每次让他带点零食和要他命一样……”田野摇头感慨。

赵志铭挑挑眉。

“见者有份,怎么样?”


-04


后来曾龙在饭桌上大声控诉赵志铭和田野两个人的惨无人道,联手搜刮掉他扛回来的所有存货。田野和赵志铭权当没听到,两个人和李汭燦正举着漏勺在锅里扒拉刚放进去的虾滑,说什么再不吃就老了之类的。

当事人不理他,曾龙便把炮火转到金赫奎身上。金赫奎正在和旁边许元硕聊天,两个人孽缘纠缠了大半青春期,见面互怼随手就来,被曾龙打断后两个人同时做出茫然的表情。

不,我知道你们都听得懂,别装韩国人。

好脾气的童扬拍了拍曾龙,刚准备开口说什么嘴里就被明凯塞了个牛肉丸,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溅。

“算了算了,你们这群妖孽惹不起。”

曾龙老婆还在宾馆里等着,提前离席。


剩下的七个人一直闹到火锅店打烊前才离开。冬天的上海冷得瑟瑟发抖,一个裹得比一个厚。田野太高兴,没受控制被赵志铭和李汭燦联手灌了一打啤酒,红着张小脸趴在金赫奎背上睡得昏昏沉沉。

“这么玩不尽兴啊,去网吧LOLO?”

最初也不知道是谁如此提议,金赫奎也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总之,等自己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田野放在包房空着的沙发椅里,自己则坐在另一张上。

“我们七个人怎么打?”明凯问。

“他们三个韩国人一队,我们三个一队。”赵志铭说,“大乱斗走起啊兄弟们!”

“萝莉不许选大头!”

“哎……胖爹拿什么小法啊,凉了凉了。”

“快点。”

“moya?”

“你们这神魔恋……”


梦境中的田野抽了抽鼻子,耳边响起的键盘声里夹杂着无意识的喊叫声。

很吵,但很安心。

似乎回到十几岁的时候,训练室里十台电脑绕着窗户摆了一圈,所有人肩膀蹭着肩膀排排坐,几个教练和翻译在后头晃荡,耳机也挡不住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响起的惊呼。


-05


“iko?iko!”

田野醒了。

面前的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待机模式,黑黢黢的屏幕反射出金赫奎欣长的身影。他回过头看金赫奎,上身裹着厚外套下身套着短裤,看上去不伦不类的。

“啊……金赫奎你起了啊。”

“不像iko,睡得和猪一样。”金赫奎去摸田野桌角的空调遥控器,看见液晶屏上明晃晃的十六不由得皱眉,“moya?iko。”

田野打了个喷嚏,一把就把餐巾纸抓到怀里,抽纸蹭鼻涕的动作行云流水。

他仰起头看金赫奎的侧脸,他正在摆弄空调,上面的中文标识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吃力。

“金赫奎,我做梦了。”

他突然瓮声瓮气地开口。

“mo?”

“梦到你三十多岁的样子。”

刚过二十的成年男子金赫奎手里的动作顿了下。

“所以?”

“没所以,就很神奇。”

金赫奎终于是成功的把空调温度往上打了几度,空调遥控器一甩,拉开田野旁边的椅子。


“dou?”

“kajia!”




-END




评论(4)
热度(144)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