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如

ID=HARu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

深深声声生生

※请勿上升真人


之前和各位大佬们说要不要盲狙一道作文题来着。盲狙的上海卷。反正一年一度的丢人。正好最近专注于其他事情就上来除除草。嗯……就是这样。

零分作文系列,反正驼妹这种分分钟亲上去的小爱情恕我无能驾驭【。

↓原题


2017高考作文 上海卷: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中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不以为然。



十多岁的时候,在接触英雄联盟之前田野曾经认为自己会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就像自己家里的长辈那样过着简单的小日子,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日后将深陷其中。

十五岁那年,田野和父母爆发了在他印象中最激烈的一次争吵。理由很简单,他收到了一家来自北京的电竞俱乐部的邀请,希望他前往北京作为电竞职业选手发展。然而在此之前他以为他的高中生活会和他过去的日子一样在和朋友插科打诨以及翘课去网吧开黑中度过。他幻想过站在领奖台顶端的画面,只是没想到现实离梦想总有那么一步之遥。

十六岁那年,经过朋友介绍进入EDG的田野以为自己就会在这个当时如日中天的电竞豪门里板凳坐穿,领着还算不错的薪水直到合约到期退役回家,不敢想象半年后自己站在弗罗里达州的大陆上为中国捧起了冠军奖杯。

二十岁那年,田野瞒着大家买了飞往首尔的机票,在金赫奎生日那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在此之前,田野曾以为自己会和父母所规划的那样在合适的年龄找个合适的姑娘结婚过上不咸不淡的平常生活。


田野絮絮叨叨地念着,“我以为”几个字在舌尖上翻来覆去,寥寥数笔却是概括了他大半的人生——当然最后一个他没有说出口。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啊。”田野故作老成地感慨。

“长辈们不都这么说吗?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想那么多做什么。”金赫奎本来躺在床上看书,被田野装腔作势的调调给逗乐了,随口跟了句。

“也是哦。”田野甩了甩脑袋。

感觉到脸上一阵凉意,金赫奎放下书本朝田野的方向看去,忍不住挑眉:“你怎么又没吹头发?”

田野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就想往被子里钻,被金赫奎捉住脚踝给捞了出来,摁在地上。

别动,我给你吹。他起身去找电吹风。

彼时两个人正窝在一处位于京畿道的民宿里。田野今天跑来找金赫奎的事情后者早就被第三方悄悄告知,金赫奎估计田野不告诉自己多半是不会去自己家里住于是去机场接了田野就投奔自家朋友来了。两个人刚刚洗完澡,身上穿着金赫奎带来的棉质居家服,金赫奎垂着两条腿立在地上坐在床边,田野背靠着床板蜷在金赫奎立起的两腿间,头上压着一块浴巾。

“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田野以为这场精心策划的惊喜应该天衣无缝才对。

金赫奎腹诽,你老是让童扬帮你买飞机票所以用他的账号买票的事我该不该提醒你一下。

革命友谊需要靠兄弟义气来维系,金赫奎自然没有出卖童扬的打算,于是反问田野:“你个笨蛋为什么不想告诉我?不告诉我告诉妈妈也可以啊,她那么喜欢你会给你保密的。”

“我就是不想让她知道啊……”田野嘟着嘴有些挫败。


他突然想起两个人刚到这儿的时候金赫奎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问他在哪回不回去,金赫奎和他妈妈说今天和朋友在外面住不回来了。

哦?朋友?田野等金赫奎挂了电话止不住地揶揄。

小崽子不是你不让我和妈妈说的吗?金赫奎狠狠地捏了把田野的脸蛋,直到对方嗷嗷叫挥着拳头闹自己才哈哈大笑地躲开。


“不过她早晚要知道的。”头发上的水珠擦得差不多干了,金赫奎用手理了理田野的头发,还是有些湿润感,这才举起吹风机调试温度,“或者说早就知道了不说?”

“你说什么?”金赫奎举着吹风机在耳边呼啦呼啦地响,田野听不清他刚刚讲了些什么。

我说,你什么时候肯和妈妈摊牌啊,男朋友。

金赫奎把吹风机拿的远了些,特意凑到田野的耳畔吹了口气,在田野拳头落在自己膝盖之前闪开,按住对方的头让他别乱动。

这算什么称呼啊。

田野红着脸弯起了嘴角。


地板装了地暖,房间里又开了暖气,热乎乎的风在耳畔吹着,熏得本来就有点儿困得田野整个人昏昏欲睡。田野为了这次出行前几日昼夜颠倒地补直播,白天拖着疲惫的身子上演漂洋过海来看你,这会儿好不容易落了闲,困意止不住地翻涌。

他的脑袋随着金赫奎的动作一点一点地,没有说话。

金赫奎关了吹风机,撸了把对方的头发总算是干爽的触感,好不容易伺候完这小祖宗刚想开口问怎么今天这么乖巧一低头却发现田野已经歪在他的大腿上睡着了。

田野的脑袋朝一边歪着,露出脖颈处大片的皮肤,因为动作的关系微微紧绷着,隐约可见青紫交错的血管。刚洗过澡的关系,他的身上还蕴着沐浴露的香气。

金赫奎俯下身,脸蛋儿贴着他的脖子小动物似的蹭了蹭,鼻头皱了皱。嗯,是和自己身上一样的味道。

嘴唇微凉,贴在温热的皮肤上的瞬间感受到身下人轻微的颤栗。他坏心眼地在动脉的位置小小的咬了一口,留下浅浅的牙印,又伸出舌头舔了舔,像是在给所有物宣誓主权的小动物一样。

“嗯……别闹……你是狗吗……”

田野被金赫奎的作弄闹得有些痒,嗓子里发出猫儿似的哼哼,大概是真的累了,他没有推开金赫奎的意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金赫奎的唇停在田野的耳廓,轻轻张口咬了咬。

“小崽子,困就上床睡。”

“累……”田野快睡熟了,只能发出模糊的单音节。

“乖,上来睡。”金赫奎还是放低了声调。

田野还是闭着眼睛,只是双臂抬高伸在空中。

二十岁的人了怎么和小孩一样?金赫奎嘟囔。

虽然这么说,金赫奎还是收起没有被田野靠着的那一条腿盘在床上,捞过被子盖过头顶,这才伸出双臂,双手在田野的胸前扣住,一个用力上提把人带到自己怀里,借着作用力顺势滚进被窝。

田野他太了解了,平日里一副精力过剩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只有犯困的这会儿才会变得如此粘人,软成一团棉花。他收紧了圈着田野的手臂,双手扣在腰间,两人前胸贴着后背,双腿交叠,像是互相取暖的小动物。

“行了行了,睡吧。”

田野哼哼两声,手在被窝里胡乱划着,被金赫奎一把捉住,拢在手心里捏了捏。睡吧,他说。

田野没再搭理他,似乎是睡熟了。


听着对方平稳的呼吸声折腾了小半天的金赫奎这会儿也觉得有些困,打了个哈欠准备伸手关灯的时候手机震了下。他空出一只手去捞手机,怕屏幕光打扰田野睡觉便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把手机高高举起。

他收到来自朋友的邀请。

——赫奎啊,今天生日机会难得,出来和哥喝一杯?弟弟他们也在^^

金赫奎瞄了眼田野,大拇指敲得飞快。

——谢谢哥!酒就不喝啦:)礼物哥还是要给的

——?!能让你拒绝我的只有iko了,他来了?

金赫奎和田野的事他没有瞒自家朋友,也就爽快地承认了。

——是啊^^

——嘿!我当初就说你肯定栽在他手上

金赫奎失笑。

——哥,我哄我家小子睡觉呢,你自己玩吧:)

他把手机扔到一边,没有再管回复是什么。

手机落在床头柜上的声音有些响,田野突然翻了个身,拱了拱又钻进金赫奎的怀里,脸埋在他的颈窝里,那儿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金赫奎被田野的头发挠在脸上有点儿痒,往上躺了些把下巴抵在对方发旋处,拍了拍他的后颈。

“吵醒你了?”

“没……”田野显然还没清醒过来,声音里还有点儿黏糊劲儿,“谁找你啊……”

“没谁,你睡吧。我也困了。”

“哦……”

田野没再回话,金赫奎以为田野睡着了,便抬手关了灯,搂紧田野闭上眼。


黑暗中,他听见田野黏糊糊的小奶音。

“生日快乐啊金赫奎……”


-END

评论(15)
热度(116)

© 李夏如 | Powered by LOFTER